一款针对肿瘤常见突变的新药为癌症治疗带来突破。投资组合经理Andy Acker及研究分析师Agustin Mohedas探讨科学如何使病患者及生物制药公司受惠。

焦点分析

  • 第一款用于KRAS突变的肿瘤药物获准上市,成为癌症治疗的里程碑。
  • 治疗癌症的标靶药物愈来愈多,这款有潜力显著改善疗效的药物便是其中之一。
  • 对于生物制药公司而言,药物专利到期和仿制药物的竞争对旧有药物销售额造成不利影响,而新药物可望成为收入增长的重要来源。

KRAS被称为癌症突变的「死星」,而发现战胜此症状的药物被视为等同摘取癌症研究的「圣杯」。终于在上个月,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批准首款用于治疗KRAS的标靶药物。 KRAS是人类癌症中最常发生突变的致癌基因之一。 KRAS突变常见于肺癌和结直肠癌,这更是胰脏癌的标志,而胰脏癌在所有癌症中五年存活率最低。简而言之,这项长达约四十年心血的医学突破具有深远影响。

癌症研究成主导力量

这亦象征生物制药行业的大趋势。随着仿制药物带来的竞争日趋激烈,研究重点转向肿瘤和医疗需求殷切但尚未得到满足的其他领域。同时,基因测序成本大幅下降,从本世纪初(首次绘制人类基因组图谱)的10亿美元左右降至目前仅需数百美元,因此产生包括癌症在内的大量遗传病研究蓬勃发展。引致新的癌症疗法数目急升,占FDA批准新药的30%以上(见图表)。

FDA批准上市的新药(2015–2021)

资料来源:FDA,数据截至2021年6月7日。癌症疗法包括用于解决癌症治疗副作用的药物。

 

我们相信这种模式很可能会延续,为生物制药公司带来重要启示。癌症疗法不断发展,最初是化疗和放射治疗,尝试直接杀死所有快速分裂的细胞,但难以将健康组织和肿瘤区分出来。新疗法针对的是癌症的特定驱动基因突变,例如KRAS,带来更有效及更高耐受性的药物,可望延长存活期及维持生活质素。

方法更具针对性

在健康细胞中,KRAS就像调节细胞生长的开关。当基因发生突变,KRAS一直处于「开」的状态,任由细胞不受控制地增生。 FDA批准的首款标靶KRAS治疗药物Lumakras(sotorasib)用于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成年患者。非小细胞肺癌是最常见的肺癌类型,美国每年约有20万例新增病例1,末期患者通常无药可医。在临床试验中,三分之一以上服用Lumakras的患者的肿瘤显著缩小。在这些患者中,超过半数治疗效果可持续六个月或更长时间,反映无恶化存活期明显延长。

Lumakras用于治疗特定类型的基因突变——KRASG12C,在非小细胞肺癌病患中的出现比例为13%,但亦有其他种类的基因突变。总而言之,在所有肿瘤中,大约25%存在KRAS基因突变,这是重大的市场机遇2。因此,许多其他公司正在研制治疗KRAS的标靶药物,预期至少会有一款药物将于今年稍后时间向FDA申请批准上市。

直至最近,KRAS依然是难以战胜的目标,原因是基因编码的蛋白质性质使治疗药物的研制缺乏明显的切入点。不过,经过多年筛选数千个分子之后,生物化学家不仅成功找到一个切入点,更发现一个只有KRAS突变蛋白才会出现的特征。这使科学家有可能研发出一种具高度针对性的治疗方法,一种只影响癌细胞而不影响健康细胞的方法。

推动生物制药公司收入增长

此种专一性是癌症治疗的未来,科技进步有望将此变成现实。事实上,小分子药物研制新技术正在拓展至以往「无药可医」的病症,此技术包括基于结构的药物设计(运用蛋白质3D立体构象技术为药物研制提供指引)以及标靶蛋白质降解技术(细胞的天然垃圾回收系统——蛋白质降解系统——将标靶癌症蛋白质降解)。因此,在今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年会公布研究,显示用于末期患者临床试验的癌症复方药物数目在2010年至2019年期间增加80%3

同时,医药行业逐渐意识到其增长潜力,投入数十亿美元进行研究和开发,与药厂合作并收购在大量研究中处于领先地位的生物制药公司。因此,虽然仿制药物竞争加剧,一些重磅药物(blockbuster drug)4的收入开始下降,但生物制药公司的肿瘤药物销售额却呈爆炸式增长。

个别制药和生物科技公司最畅销药物的专利销售总额

资料来源: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注:分析仅限于个别大型上市生物科技和制药公司销售额前三名的药物。这些公司包括AbbVie Inc.、默克(Merck & Co.Inc.)、必治妥施贵宝(Bristol-Myers Squibb Co.)、辉瑞(Pfizer Inc.)、强生(Johnson & Johnson)、Gilead Sciences Inc.、安进(Amgen Inc.)、诺华(Novartis AG)、礼来公司(Eli Lilly & Co.)、赛诺菲(Sanofi)、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诺和诺德(Novo Nordisk A/S)以及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 PLC)。基于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10-K表格、盈利公布或其他年度报告。非美元计值的销售额报告使用相应报告期内的平均汇率。

 

我们预期未来十年将会延续此趋势,尤其是随着大数据和机器学习能力提高,新的药物靶点将会被发现,同时全球中产阶级壮大(大部分日趋老化)并愈来愈需要新的癌症疗法。我们认为,大型制药和生物科技公司将标靶癌症方法纳入多元化的新药研发计划中,有望大幅促进这些公司的增长,抵销药物专利到期的负面影响,并有机会为投资者带来惊喜。

 

1美国癌症协会(American Cancer Society)。 2021年为预计数据,截至2021年1月12日。
2德州大学安德森癌症中心(The University of Texas 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截至2021年2月12日。
3《世界主要制药公司肿瘤药物收入的现时趋势:2010-2019年同类研究》(Temporal Trends in Oncology Drug Revenue Among the World’s Major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A 2010-2019 Cohort Study),Daniel E.Meyers,卡尔加里大学医学博士、理学硕士。 2021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2021年6月4日。
4重磅药物指每年销售额超过十亿美金的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