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固定收益主管Greg Wilensky探讨2020年固定收益投资组合汲取的教训,以及如何套用至未来一年的部署。

 焦点分析:

  • 与美国国库债券比较,企业债券以及证券化市场(例如按揭或资产抵押证券)的孳息率溢价均较具吸引力,同时提供一些股票多样性。
  • 经历3月份的低谷以来的复苏,到了2021年的升值潜力可能较少
  • 回顾2020年,我们再次体会到投资组合承受的真正威胁往往来自未知之数,迎接2021年的时候,有必要紧记意外情况可能随时出现。

虽然波折重重的2020年快将成为历史,但从不同角度来看,今年证明固定收益在危机时期的表现大致上与预期相符。彭博巴克莱美国综合债券指数年初至今的回报接近7.75%,唯一录得负回报是在3月中旬的短暂时间。美国国库券的表现亦符合预期,首季的总回报仅略低于10%,如此成绩亦延续至秋季较长期债券孳息率开始趋升时才告一段落。展望2021年,我们认为投资者务必紧记今年的教训:市场再次证明,国库券是危机时期有用的避险工具,选择企业债券等息差产品作为核心配置仍然是明智之举,而主动型管理则是成败关键。

与美国国库债券比较,企业债券(无论是投资级别还是高收益)以及证券化市场(例如按揭或资产抵押证券)的孳息率溢价均仍有吸引力,同时多少具有分散股票风险的效益。发达市场的政府债券孳息率接近历史低位,所以我们预期债券(收益产品)仍会获得投资者青睐,而且随着环球经济在2021年持续复苏,我们认为支持息差市场的经济基本因素将会改善。的确,个别信贷板块(例如与消费者或美国房屋市场直接挂钩的证券)的经风险调整后回报可能格外具吸引力,原因是相关板块的实力较以往的衰退期为佳。

不过,经历3月份的低谷,债券市场多个范畴已经显著复苏,所以到了2021年的升值潜力恐怕有限,这尤其适用于信贷评级较高的证券,因为这类证券一如预期率先回升,与美国国库券比较,收益息差接近长期历史平均水平甚至是低位。因此,更乐意承担较大风险的投资者,可能希望将部份持仓转移至非投资级别的企业债券以及较低的投资级别证券化产品,例如是资产抵押证券(ABS)和非机构按揭抵押证券(MBS)。

投资者可以继续持有一定比例的政府债券或其他同样易受利率变动影响的投资,理由是这类债券能够对冲股票及/或信贷市场表现逊于预期的风险,但我们相信加息的风险高于减息,而通胀预期可能跟随经济增长率而改变,所以我们相信投资者应考虑将利率风险敞口降至低于正常市况的水平,这方面的投资组合调整方式众多,包括将部份持仓转移至抗通胀证券(其基本孳息率相对不受通胀预期升温的影响)或利率敏感度较低的浮息证券。

回顾2020年的最后一课,我们再次体会到投资组合承受的真正威胁往往来自未知之数,亦即建立投资组合或者为客户提供意见时人们绝少考虑的事件或冲击。疫症在全球掀起的同步效应出乎市场意料之外,亦因此造成冲击,波动性飙升而流动性瞬间蒸发,导致投资者措手不及。虽然目前投资者和资产经理可以评估经济复苏快慢的机率,亦可以争论通胀回升的可能性,但我们相信在部署投资组合,迎接2021年的时候,有必要紧记意外情况可能随时出现。

除非理据极为充分,例如估值非常吸引,否则投资者需要确保投资组合的风险分散。这种策略不但有助降低预期回报的波动性,亦能够更容易捕捉估值变化或无可避免的意外事件所带来的机遇。尽管投资者应该不会经历较2020年更艰难动荡的形势,不过我们深信「预防胜于治疗」,而这个传统智慧对固定收益投资者尤其重要。

回报资料来源:彭博,截至2020年11月13日,BB级美国国库券总回报指数

信贷息差:年期相若但信贷质素不同的证券的收益率差距
证券化信贷:固定收益证券的一种,将金融资产集合而发行新的证券,然后向投资者推广及销售。
按揭抵押证券(MBS):由一组按揭贷款担保(或「抵押」)的证券,投资者从相关按揭贷款获得类似息票的定期收益。按揭抵押证券的性质与资产抵押证券接近,但按揭抵押证券对利率变动较为敏感,亦会承受延期风险和提前还款风险,前者指借款人在加息时延长按揭年期,而后者指借款人在利率下跌时提前清偿按揭。而这些风险或会拖低回报率。
彭博巴克莱美国综合债券指数是投资级别、美元计价、固定利率应课税债券市场的广泛指标。

按揭及资产抵押证券等证券化产品涉及预付款项及流动性风险。
多元化投资既不保证利润,亦不会排除投资损失的风险。
固定收益证券涉及利率、通胀、信贷及违约风险。债券市场具波动性。利率上升,债券价格通常下跌,反之亦然。本金的回报概无保证,若发行人无法作出及时付款或其信贷实力减弱,固定收益证券的价格可能下跌。
高收益或「垃圾」债券涉及更大的违约风险及价格波幅,可能出现突然及急剧的价格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