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 2020 年美国总统大选,对药物定价以及医疗改革的讨论变得炽热。不过,今年的疫情亦有助健康护理板块的前景。在以下问答环节,投资组合经理 Andy Acker 讨论有关医疗的政治议题变化,剖析其对健康护理行业的潜在优势。

焦点分析

  • 医疗改革依然是政治焦点,但 2019 冠状病毒病亦突显先进药物和医疗服务普及的重要性。
  • 正因如此,虽然对药物定价和医疗改革的讨论或会在11月大选前夕升温,并造成短期不明朗因素,但我们相信未来政策或会较预期来得温和。
  • 举例来说,若然改革是调低患者自付费用(out-of-pocket costs)而非规定药物价格,便能够保障药物的创新发展,同时可以改善医疗服务的普及程度,而我们认为此举可以兼顾消费者和医疗行业的利益。

回顾美国过往的选举,医疗一向是颇具争议性的的议题,容易触发健康护理板块的波动性,今年大选又会否同样如此?

今年,在疫情蔓延下,各国迫切寻求疗法,有助将注意力集中在制药和生物科技行业的创新能力上。为此,全球药厂正在研发的新冠肺炎疫苗超过 170 种,其中 31 种处于临床试验阶段,当中少数更是关键的后期研究 1 。由于初步数据令人满意,我们预计至少有一种疫苗可望于明年初通过审批,而其后几个月以至数年间将有更多疫苗面世。新冠肺炎爆发至今不足 9 个月,而疫苗通常需要 10 多年时间方能推出,所以当前的研发进度令人刮目相看。

正因如此,虽然健康护理仍旧是选举活动的重点议题,但投资者对健康护理板块的看法趋向乐观,变相有利健康护理股的表现,尤其是生物科技股。今年截至8 月中旬,纳斯达克生物科技指数上涨达11%,升幅接近标准普尔500®指数的两倍;至于上届总统大选,同期生物科技股下挫12.5%,而标准普尔500指数则上升8.6%(见下图)。

大选年:健康护理股的表现

资料来源:彭博,数据分别由 2015 年 12 月 31 日至 2016 年 8 月 15日以及由 2019 年 12 月 31 日至2020 年 8 月 14日。标准普尔 500® 指数反映美国大型股的表现,亦代表美国股市的整体表现。标准普尔 500® 健康护理类别指纳入标准普尔 500 指数,并归类为 GICS® 健康护理类别的成份股。纳斯达克生物科技指数包括根据行业分类基准(Industry Classification Benchmark)归类为生物科技或制药,且符合其他资格准则的纳斯达克上市公司。

 

这是否预示健康护理行业的政治阴霾将告一段落?

我们恐怕不宜如此乐观,特朗普上任时承诺将降低药物价格,但直至今年7 月大选临近,他才签署针对处方药物价格的四项行政命令,包括容许由加拿大进口药物至美国,以及将个别「全民医保」(Medicare)药物的价格与其他国家挂钩。特朗普政府亦加入德州与其他州份向最高法院提出的诉讼,要求裁定奥巴马的平价医保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失效。此法案至今已有十年历史,扩大美国医疗服务的普及程度。另一方面,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则支持扩大平价医保法案的范围,并表示当选后将设法遏止药物价格每年上涨和新型药物推出的售价。简而言之,健康护理仍旧是政治焦点。

不过,政客言论与实际政策往往有颇大落差。首先,媒体广泛指出特朗普无权全面落实其方案,而制药业已婉拒参与特朗普政策讨论的邀请,我们则认为行政命令是政治姿态多于实际。

平价医保法案的去向更难预测,但最高法院已否决先前质疑法案的两宗申请,而作出裁决的五名法官仍然在任。再者,共和党尚未制订平价医保法案的替代法案,在全球疫症爆发之际,剥夺 2,000 万美国人的医疗保障将会造成难以想像的灾难性后果。

假如民主党重新入主白宫,同时囊括参众两院的过半数议席,情况将会如何?

若然民主党大获全胜,拜登可能仍需克服重重难关,争取其最进取的建议获得通过,亦即由政府管理的「公营医保选项」(public option)。尽管此计划旨在辅助(而非取代)私营保险,但不少细节仍有待厘清,包括管理式医疗机构会否肩负在管理型「全民医保」和「基层医保」(Medicaid)计划一样的角色。

此外,不少非牟利医院的财政状况欠佳,或会削弱政府大幅压低报销率的可能性,如压力太大,一些医院或会被迫破产,令不少美国人更难获得医疗服务。

纵使民主党大获全胜,两党在参议院仍然很可能势均力敌,未来若要通过具争议性的法案,便可能需要修改参议院的投票规则,以简单51 票的多数票取代现时终止辩论所需的60票规定,而此举对管治将有深远的长期影响。我们认为,拜登如以渐进方式实行改革,会较容易达成目标,例如是扩大「基层医保」以及就平价医保法案提供更多免税额。

至于药物定价,我们相信疫情赋予药厂更大的议价能力。正因如此,虽然竞选承诺似乎是极端,但从实务角度出发,我们相信拜登或会中间落墨,将目标集中在我们心目中的真正议题,亦即自付费用的涨幅。事实上,IQVIA 人类数据科学研究所的最新研究发现,虽然2019年的药物标价上调5.2%,但撇除折扣等优惠后,实际售价升幅只有1.7%2 ,问题是患者难以时常受惠,节省的开支由计划中介机构瓜分,共同承担额(co-pay)和自付额(deductibles) 却拾级而上,而我们认为有需要改变现状。

万一两党均无法获得过半数议席,情况又会如何?

假如现状持续,短期内情况恐怕难有太大改变。到目前为止,即使共和党控制国会之时,特朗普政府亦未能改革医疗制度。除非取得具控制权的大多数议席,否则我们几乎看不到有任何迹象显示这项任务会变得更加容易。若然拜登当选,而共和党继续控制参议院,届时民主党或会推出较温和的措施,例如是恢复特朗普任内裁减的平价医保法案计划的资金。

未来几个月,健康护理股的投资者是否需要作好准备,迎接波动市况?

我们相信,健康护理股或会面临短期波动性。今年秋季,新冠肺炎疫苗的后期试验将会开始得出数据,其结果或会对股价造成重大影响。即使医疗改革的任何细节尚未拍板,市场价格亦通常早已反映投资者的忧虑。美国的医疗体系复杂,最终法案与原先建议比较可能面目全非。最后,我们相信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都不欲损害医药的创新发展, 所以我们有信心将会得出解决方法,最终制订自付费用的上限,加强药物的普及程度,长远对美国和医疗行业有利。

 

1 世界卫生组织,截至 2020年8月25 日。
2《美国药物开支与负担能力》“Medicine Spending and Affordability in the United States”,IQVIA Institute for Human Data Science,2020 年 8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