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表示支持有关豁免新冠疫苗知识产权(IP)的建议。此举会如何影响将来对生物科技的投资?投资组合经理Andy Acker将深入分析。

焦点分析:

  • 新冠疫苗运用绝少国家能够支援的先进科技,这很可能在短期内限制知识产权豁免来增加疫苗供应。
  • 有些人憂慮豁免或會妨礙生物製藥公司在未來對研發的投入。
  • 我们认为,创新有助建立高入场壁垒,反而能够鼓励研究。不过我们亦认为,这个行业日益复杂,投资于健康护理行业需采取主动的策略。

拜登政府最近宣布将支持豁免对新冠疫苗的知识产权保障,引发外界对生物制药创新潜在影响的关注。此举亦导致部分疫苗制造商的股价和整体纳斯达克生物科技指数受压。1

显然,随着感染数字和死亡人数在印度等国家以惊人速度飙升,我们迫切需要加强全球疫苗分发,令所有人能够负担及接种疫苗。不过我们相信,白宫的公告再次证明政治焦点可以掩盖医疗的实况,并有可能对投资者造成负面影响。

知识产权豁免与行业惯例

知识产权豁免的目的是加快新冠疫苗的生产及接种,尤其是接种率逊于已发展市场的发展中国家。世界卫生组织支持这项倡议,并鼓励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其他成员效法美国(因为豁免需要WTO所有成员同意)。

dropper dropping red liquid into testing dish

然而,这可能是政治表态多于实务政策。首先,不少疫苗制造商已经愿意豁免行使专利权。例如早在10月份,Moderna发出新闻稿,表示「......虽然疫情持续,但Moderna不会对生产抗疫疫苗的厂商行使新冠病毒相关的专利权。此外,为消除在疫情期间对疫苗开发可能造成知识产权障碍的观感,我们亦愿意在接获要求时授权其他方面在疫情过后使用我们新冠疫苗的知识产权。」

同时,阿斯利康表示已经建立十多个地区供应链,与各地的伙伴合作。这间制药巨企亦承诺在疫情期间放弃疫苗利润,希望使疫苗价格维持在可负担水平。

创新令非专利药物形势变得复杂

既然如此,为何全球疫苗产量未有增加?答案很简单:生产疫苗并不容易。辉瑞╱BioNTech和Moderna的疫苗均采用mRNA技术,这是从未大规模生产的新式疗法。因此,能够量产疫苗的设施和专业人员的数目极其不足。正如Moderna行政总裁Stéphane Bancel在一次投资者电话会议时指出,「懂得运用mRNA的人才绝非唾手可得,因为根本没有这些专才。」即使人才不成问题,公司亦要开发制造流程、采购原料,并通过严格的监管审核,凡此种种需要历时数月甚至数年。

因此,豁免知识产权保护难以立即纾缓疫苗短缺的问题。然而,有人忧虑豁免会引发人们对知识产权法是否有效的担心,并影响生物制药公司投资新的创新项目或应对未来医疗危机的意愿。我们亦关注这个可能性,尤其是药物开发涉及高风险及高成本。不过即使如此,我们亦不认为这全面反映目前的市场状况,毕竟监管未能跟上行业创新的突破。

以生物仿制药的情况为例。 2010年,美国国会立法简化生物仿制药的审批程序。 (生物仿制药是生物制剂的非专利版本,这是由来自哺乳动物、植物甚至是细菌的蛋白质、DNA或其他类型活体细胞组成的复杂疗法)。然而,事隔十年,只有29款生物仿制药获得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的批准,其中不足一半可供患者使用。欧洲则较为进取,自2006年以来批准76款生物仿制药。2 尽管如此,市场仍然不乏挑战。当中最主要是难以稳定地生产生物制剂,亦不容易证明这些药物能够与品牌对手交替互用。不少生物仿制药亦制于专利诉讼,亦可能由于报销复杂、对成效甚至成本的疑虑而导致普及进度缓慢。展望未来,生物仿制药的应用水平有望上升,但过程至今已经超过十年。

市场机会不断增加

简而言之,当前的创新药物往往不易复制,形成较高的入场壁垒。即使如此,不少新药属于突破性疗法,解决庞大及迫切的医疗需要,并有可能带来重大的市场机会。根据IQVIA的估计,到了2025年,新冠疫苗的总收入预计将达到1,570亿美元。3此外,新冠疫苗幫助驗證疫苗製造商的藥物平台,讓公司應用於其他疾病類別。

因此,拜登支持知识产权豁免的消息传出后,据报Moderna行政总裁Stéphane Bancel表示并不忧虑。虽然我们未必如Bancel般乐观,但亦相信其反应证明全球制药市场日益复杂,投资者需要放眼长远,方能更透彻了解当前的药物开发及分发的实况。

1彭博,数据截至2021年5月5日。纳斯达克生物科技指数包含根据行业分类基准归类为生物科技或制药的纳斯达克上市公司证券,这类股份亦符合其他资格标准。
2「比较美国与欧洲在生物仿制药的批准及研发中的产品」, Rothwell Figg的《生物仿制药法律公报》,2021年3月8日。
3「新冠疫苗到底涉及多少收益?报告表示至2025年将高达1,570亿美元,」 FiercePharma,2021年4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