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护理是今年的政治焦点,来年亦将很可能如是。投资组合经理Andy Acker表示,鉴于华府正忙于有关总统特朗普的弹劾程序和剑拔弩张的角力,国会通过全面医疗立法的机会不大;与此同时,改革的迫切性推动企业实现更多创新发展,长远可能有利增长。

重点

  • 2019年健康护理股跑输大市,主要是医疗改革成事与否并不明朗所致。
  • 我们认为此板块在2020年将持续波动,但明年美国恐怕未能对健康体系或药物定价进行彻底的改革。
  • 不过,各方相信将依旧同样重视降低成本和改善疗效。因此,多间公司正着手改善营运或提供创新方案,凡此种种皆有利产业的长远发展。

投资者对药物价格改革感到忧虑,加上社会呼吁成立单一支付者(single payer)医疗制度,导致今年健康护理股落后大市。所以,虽然今年初至12月5日标普500指数上升27%,但代表健康护股的标普健康护理指数的涨幅只有17%。1

踏入2020年,投资者或会猜疑情况是否将大同小异,特别是医疗费用依然是政治焦点所在。的确,参众两院均提出法案,希望降低药物成本,而特朗普政府亦颁布规例,规定医院从2021年起提高收费透明度。

我们认为,这些措施的未来进程存在变数:无论是众议院还是参议院的提案均未能获得两党一致支持,而目前弹劾程序如火如荼,双方合作更加困难。此外,最近有美国医院组织提出诉讼,试图阻止特朗普的医疗透明度规则。

聚焦创新

因此,我们相信来年健康护理股将面临更大波幅,但对医疗体制进行重大改革似乎难以成事;即使改革获得通过,亦可能有一定正面效益,包括对消费者自掏腰包的开支订立上限,令病人较容易获得处方药物,继而有望增强公众对生物医药行业的信心。

外界重视节省成本和提高效率亦有其他正面作用。正如我们今年较早时间指出,单一支付者医疗体系的迫切性,已经推动管理型护理公司善用科技,改善费用控制和患者疗效。与此同时,生物医药行业正积极投资创新技术,务求带来突破性疗法,长远有利改善患者生活并降低成本。

举例来说,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在10月批准治疗囊性纤维化的药物Trikafta上市,患上这病的患者的肺部会逐渐退化,可能危及性命。 Trikafta是革命性的药物,能够改变多达九成囊性纤维化患者的病情,惠及不少以往药石无灵的患者。今年,FDA亦批准Oxbryta面世,这是首项直接针对镰状红细胞贫血(另一种毁灭性遗传病)基本成因的疗法;美国有10万名镰状红细胞贫血患者,这病影响他们的红血球,可能引致早发性中风、器官损坏甚至死亡。

首项治疗肌肉营养不良症的基因疗法预计将于明年得出数据,这种毁灭性肌肉萎缩疾病导致不少青少年不良于行,需要坐轮椅。我们亦期望各种新型免疫治疗药物带来更多数据,有机会延长数以百万癌症患者的寿命。全球每年癌症确诊患者高达1,700万人2

,这些革命性疗法的市场潜力庞大;举例来说,领先免疫治疗药物Keytruda即使运转收入(run rate)高达120亿美元,每年仍录得60%的销售额增长率。

估值与并购

与此同时,近期健康护理股跑输大市,估值倍数大幅回落,生物科技股亦不例外,这变相刺激大量并购活动,2019年便出现多宗价值数以十亿美元计的交易。鉴于估值吸引,加上公司愿意投资创新产品,明年我们有望看到更多并购项目。

生物科技股的市盈率。

生物科技股的市盈率

资料来源:彭博。 9/30/92至9/30/19的每季数据。标普生物科技精选行业指数包括在全球行业分类标准(GICS)归类为生物科技的股票。市盈率是股价相对于投资组合股票每股盈利的比率。市盈率以预测12个月盈利估计为基础。

环球增长

美国以外的增长机遇或会掀起一定的并购意欲,尤其是在中国,因为医疗服务已成为内地政府的重点目标。 2018年底,中国当局推出「4+7方案」,此政策旨在降低仿制药物的价格,并且整合内地零散的药物采购体制,中央政府继而运用节省的资金,一方面加快药物的审批速度,并且使更多人可取得新药使用。举例来说,现在跨国企业的药物在打进内地市场前,无需再另行在中国进行临床试验,而数以百计的产品亦正在获纳入国家药品目录。我们相信,内地的措施象征全面发展的冰山一角,反映当局锐意减少旧式高度商品化的疗法,腾出资金优先发展创新药物。

健康护理板块或有大幅波动和显著的回报离差,而今年并不例外。在生物科技领域,表现最佳的个股升幅逾300%,而表现最差者则下跌超过90%3 。我们相信,此迥异回报是由于药物研发本质上不成功便成仁,新药的临床和商业成败是市场难以预测的。鉴于这种两极化情形,我们认为投资者对医疗护理板块需要奉行主动型策略,2020年情况亦一样。

1彭博。
2https://www.cancerresearchuk.org/health-professional/cancer-statistics/worldwide-cancer
3彭博, 截至 12/5/19。

骏利亨德森投资不保证本文中提及之任何说明/范例是否在目前或曾经出现在任何投资投资组合。所示范例仅用于强调研究流程之特别元素。范例并不构成对于一档证券买进或卖出之建议,或代表任何投资组合之持股或代表特定公司之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