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组合经理Denny Fish 相信,纵使一些大型科技公司被监管当局迫使调整其业务方式,亦有一些企业受到环球贸易放缓所影响,但科技业的长期动力仍然稳固,并将继续占据企业盈利的更大份额。

焦点分析

  • 不少大型科技公司面对不同的监管考验,当中以反垄断行为和内容审核 (content moderation) 最受关注。
  • 半导体公司以及科技硬件设备制造商需要克服的贸易壁垒愈来愈大,商业策略决定需考虑经济以外因素。
  • 这些考验确实存在,亦会影响此板块的未来盈利状况,但我们相信单是这些因素不足以严重削弱推动科技股增长的长期主题。

经济环境日益数码化,云端计算、物联网(IoT) 及人工智能(AI) 等强大应用程式变得普及,受惠于这场被形容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潮流,近年来科技股在环球股票市场独占鳌头。在 2019 冠状病毒病疫情下,企业和家庭依赖通讯科技和网上商贸来维持日常运作,进一步加快这场数码化转型的步伐。

迄今为止,科技板块走势凌厉似乎无人能阻,正因如此,投资者开始留意到大型科技公司最近受制于国会、特朗普政府要求中资撤出美国科技市场的言论,以及持续发酵的贸易紧张关系。当局加强监管力度和改变贸易政策,会否成为科技股热潮最终降温的原因?

上述形势变化固然值得注视,但我们相信这些状况本身不会大幅扭转这个板块的走势。科技市场的长期趋势动力仍然固若金汤,而随着产品和服务为愈来愈多客户创造更大价值,我们憧憬科技业有望占据盈利的更大份额。不过,投资者亦要留意监管环境,正如面临任何威胁一样,我们必须思考业务模式遭到改变的可能性有多大,以及一旦发生,日后盈利增长会受到多少影响?

国会传召多间领先科技公司的行政总裁出席聆讯,外界难免认为这些企业正面临着类似的监管考验,但实情并非如此,只是国会很可能认为需要对下列各类行为加以审核。

不当行为

据称,反垄断行为是芸芸审核内容的其中一环,这亦是过往招致监管当局采取行动的范畴之一,最瞩目的例子莫过于多年来微软(Microsoft) 将Internet Explorer 等产品与作业系统捆绑销售的角力。

目前,亚马逊 (Amazon) 与其第三方平台卖家的关系惹人质疑,市场开始忧虑亚马逊利用第三方卖家的数据,帮助其自家产品销售牟利。鉴于此业务的获利能力,若然亚马逊被迫作出任何改变,投资者都要考虑对其未来盈利状况有何影响。不过,有评论认为亚马逊的市场推广、付运和物流实力超卓,对第三方卖家带来极大优势。

市场对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亦有类似的忧虑,其中监管机构需要考虑正反两面。 Alphabet 的搜寻业务已放缓,变得依赖流动屏幕来占据更大的盈利份额,但就此推出的新服务往往需要与向来是搜寻平台广告商的公司开展竞争。监管机构关注 Alphabet 是否借着调整演算法来偏帮其本身的服务。此外,当局亦可能要检视 Alphabet 是否强迫使用 Android 作业系统的流动装置生产商预载大量 Google 应用程式。鉴于监管机构对微软捆绑销售做法的取态,Alphabet 很可能面临多个司法管辖区的一连串质疑。

业务如常运作,还是存在偏袒?

至于苹果公司 (Apple),立法机关的著眼点是公司与「超级应用程式」的关系,而在苹果的生态体系,订阅项目服务通常会压倒所有其他应用程式。随着这类音乐、游戏等服务逐渐壮大,其议价能力亦愈来愈大,能够争取有利条款,令苹果公司调低使用其平台所征收的高昂费用。有人可能质疑,以数量为准则的条款变相不利规模较细的竞争对手,但这类安排终究是大多数行业的标准业务惯例。对苹果公司而言,他们可能更加担心国会议员会否追究公司刻意调节其技术架构,从而偏袒苹果本身的服务,损害其直接竞争对手的利益。

法律责任

监管调查最受瞩目的议题相信是 Facebook 及其掌握垄断社交媒体的势力。 Facebook 最初因未有妥善保管个人资料而遭到追究,不过,自 2018 年以来,大多数迹象显示 Facebook 已加强保安及提高透明度,亦方便用户自行管理其个人资料。

其中最重要的是 Facebook 作为内容审核者的角色。根据1996 年《通讯规范法》(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 第230条,互联网平台被归类为内容传递者而非创作者,毋须承担发布者散播违法内容的责任,但由于这项豁免,不少人投诉社交媒体公司未有妥善监管其平台的不当内容。

近年来,美国境内外的政界开始思疑社交媒体有能力根据其服务条款而允许或封锁某些内容,从而对用户的行为施加巨大影响。各方仍在争论这些条款是否需要狭义界定(大致与「不法活动」的标准相符),抑或应该加以扩大,迫使平台担任真相仲裁者。鉴于社交媒体作为政治论述载体的重要角色,不难理解为何政策官员希望重新探讨内容审核的议题。

综观以上各种因素,我们相信当局有必要采取平衡的方针。长久以来,加强监管的先决条件是有否损害消费者的利益,但这一点可谓难以辩驳,毕竟这些平台提供大量近乎免费且便利的增值服务。再者,此板块是大量高薪职位的来源,国会议员可能会将这些领先的科技企业视为「国家级冠军企业」(national champions)并付予支持,这一情况在美国尤其明显。

不再局限于经济因素

一如其他板块,科技业亦似乎陷入全球化降温的困境,这往往是关税等政策措施所致。回顾过去二十年,制造业纷纷迁至劳工成本较低的国家,但如今成本已不再是选择生产基地的唯一因素,避开关税、禁令或者分散供应链亦可能是所考虑的因素。虽然此举或会影响盈利能力,但将会需要数年完成过渡。

半导体行业尤其值得一提,因为中国欲打造本身的设计和软件实力,借此辅助其产能,但事实证明其困难超乎预期。时至今日,美国愈来愈积极阻挠中国企业获取精密技术,这不但会影响商业关系,亦会波及潜在的并购活动,甚至可能减少日后的经济得益来源。

当局或会插手的另一场地缘政治拉锯战是中国企业对西方科技公司的拥有权,以及西方通讯公司受压而不再采用中国供应商来铺设 5G 网络。目前来说,各国不得不兼顾安全和经济的考虑乃至与美国的关系。

无论是上述任何一种情况,随着地缘政治及监管环境日益复杂,经济因素将不再是科技公司日后作出业务决策时唯一需要考虑的环节

注:骏利亨德森投资不保证本文中提及之任何说明/范例是否在目前或曾经出现在任何投资投资组合。所示范例仅用于强调研究流程之特别元素。范例并不构成对于一档证券买进或卖出之建议,或代表任何投资组合之持股或代表特定公司之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