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中小型生物科技股正處於歷來相對表現最差的期間,投資組合經理Andy Acker解釋股價回調的原因,並剖析為何他有信心此行業將迎來強勁復甦。

焦點分析:

  • 儘管標普500指數和健康護理板塊在今年錄得雙位數升幅,但中小型生物科技股卻陷入漫長熊市。
  • 我們相信,近期的負面因素主要是暫時性質,無損行業的長遠增長潛力。
  • 與此同時,股價回調令估值下降,我們認為這環境有利生物科技股顯著反彈。

年初至今,標普500® 健康護理板塊與整體標普500®指數同樣錄得雙位數升幅1,但縱觀芸芸健康護理股,生物科技股的走勢明顯較為失色,當中尤以中小型股為甚。

由今年年初至8月26日,SPDR標普生物科技ETF(XBI)下跌8.6%。相反,健康護理板塊和標普500指數均有20%左右的升幅。1(XBI是中小型生物科技股的代表基準。)2自從2月8日創下新高後,此行業的表現非常不濟,XBI下跌稍多於26%,而健康護理板塊和標普500指數卻分別上升17.3%和15.1%。3

圖1:生物科技股的熊市

自2月份以來,中小型生物科技股的股價大幅跑輸標普500指數和健康護理板塊。

Biotech_Chart 1

資料來源:彭博。數據由2021年2月8日至2021年8月26日。2021年2月8日的指數值重設為100。 往績並非未來表現之保證。

自2006年ETF成立以來,目前XBI相對股市和健康護理板塊的整體跑輸幅度最大。而這輪股價回調(即正式進入熊市,定義是跌幅達20%或以上)亦逐漸成為史上最長的其中一次,至今已持續139個交易日,幾乎是XBI平均熊市持續時間的三倍。4

跑輸大市的原因

與去年表現比較,現時生物科技股的跌勢更惹人注目,去年投資者追捧研發新冠肺炎療法和疫苗的企業,似乎對未經證實的藥物抱持無窮無盡的樂觀態度。

然而,市場對這個行業的看法在今年初驟然逆轉,一方面是投資者開始沽售生物科技等長線增長股,轉而吸納受惠於經濟復甦的板塊,而且市場人士亦青睞高質素的大型股,看淡規模較細及流通性較低的同類公司。另一方面,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決定審查近期的藥廠併購活動,對新的併購交易而言是一盆冷水,而隨著國會的民主黨人尋找資金應付進取的開支法案,投資者再次憂慮藥物定價改革的發展。最後,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局長離任,但尚有大量新冠藥物申請等待FDA審批,領導層真空將導致審批延誤,亦會造成出乎意料的監管決定。

大跌,大反彈

鑑於藥物研發本身涉及風險,亦需要漫長的時間,故此生物科技股經常面對波動性,幸好大幅回調後亦可能帶來顯著反彈。以2015至2016年為例,XBI跑輸標普500指數的幅度達35%,這是歷來第二大的回報差距,部分原因是當時美國總統候選人希拉莉(Hillary Clinton)在Twitter指控生物科技藥物的「抬價」(price gouging)現象。5 從2016年的谷底直至今年生物科技股的高位,XBI的累計回報超過280%(見圖2 )。

圖2:生物科技股反彈

經過2015至2016年的大量拋售後,中小型生物科技股繼續錄得驕人升幅,並且在今年2月創下新高。

Biotech_Chart 2

資料來源:彭博。數據反映SPDR標普生物科技ETF(XBI)的總回報。下行期間由2015年7月17日至2016年2月11日,上行期間由2016年2月11日至2021年2月8日。往績並非未來表現之保證。

我們目前對生物科技股的前瞻

雖然無從預測生物科技股當前的弱勢環境何時完結,但我們認為,推動此行業良好增長機遇的基本面因素仍然固若金湯。中小型生物科技公司率先推動醫學研究中某些最令人期待的進展,例如是基因療法、液態活體檢驗、精準腫瘤學和工程抗體,當中不少藥物有潛力革新患者的護理標準,顯著提高存活率和改善生活質素。

舉例來說,Intellia Therapeutics在6月份公佈首份體內基因編輯的正面臨床試驗數據,藉著這項程序,我們可以從體內對人類基因組的特定地方進行編輯。而Intellia只需一次輸注,便能夠大幅降低致命遺傳病患者的有害蛋白水平,平均達87%。雖然數據仍屬初步階段,但結果引人注目,顯示基因編輯療法可能具備驚人的潛力。

與此同時,鑑於前文所述的考驗,目前生物科技股的價位遠低於長期平均值(見圖3 ),但我們認為這些負面因素有望告一段落,例如新的FDA局長最終會上任,屆時監管的一致性將得以加強。同時,美國基建法案和其他開支措施的進展亦有望緩和藥物定價的不明朗因素;就此而言,拜登政府已經展現對生物醫學研究的一貫支持,而我們相信這一點有助推動改革,尤其是此行業對抗疫的貢獻良多,而中國亦增加對其生物科技行業的投資。

圖3:生物科技股估值下跌

典型生物科技股的預測市盈率(P/E)遠低於該板塊以及標普500指數的長期平均值。

Biotech_Chart 3

資料來源:彭博,數據由1992年9月30日至2021年7月31日。除2021年7月外,數據均為季度性質,以未來一年的盈利估算為準。市盈率(P/E) 是衡量股價與投資組合中一隻或多隻股份每股盈利的比較指標。

說到投資生物科技股,「波幅是入場的代價」,但我們對長遠展望仍然樂觀。事實上,經歷大幅回調後,未來的回報可能相當可觀。8月份,輝瑞(Pfizer )宣佈斥資接近23億美元,收購研發治療血癌藥物的加拿大生物科技公司Trillium Therapeutics,作價較Trillium前一日收市價有超過200%的溢價。6 S若然出現更多同類併購交易,生物科技股的低潮期便大有可能結束。

 

註:

1彭博,截至2021年8月26日。健康護理回報指標普500健康護理板塊回報。

2SPDR標普生物科技ETF(XBI)一般與美國總市場綜合指數生物科技領域的指數總回報表現相符。

3彭博,數據由2021年2月8日至2021年8月26日。

4高盛全球投資研究、FactSet、彭博。數據由2021年8月20日至2021年8月26日。

5高盛全球投資研究、FactSet。數據截至2021年8月20日。

6彭博,截至2021年8月20日。

 

標普500健康護理指數包括標普500指數中被歸類為GICS®健康護理行業的公司。

健康護理行業受政府監管和報銷率以及政府對產品和服務的審批,這可能對價格和可用性產生重大影響,並可能受到快速過時和專利到期的重大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