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款針對腫瘤常見突變的新藥為癌症治療帶來突破。投資組合經理Andy Acker及研究分析師Agustin Mohedas探討科學如何使病患者及生物製藥公司受惠。

焦點分析

  • 第一款用於KRAS突變的腫瘤藥物獲准上市,成為癌症治療的里程碑。
  • 治療癌症的標靶藥物愈來愈多,這款有潛力顯著改善療效的藥物便是其中之一。
  • 對於生物製藥公司而言,藥物專利到期和仿製藥物的競爭對舊有藥物銷售額造成不利影響,而新藥物可望成為收入增長的重要來源。

KRAS被稱為癌症突變的「死星」,而發現戰勝此症狀的藥物被視為等同摘取癌症研究的「聖杯」。終於在上個月,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批准首款用於治療KRAS的標靶藥物。KRAS是人類癌症中最常發生突變的致癌基因之一。KRAS突變常見於肺癌和結直腸癌,這更是胰臟癌的標誌,而胰臟癌在所有癌症中五年存活率最低。簡而言之,這項長達約四十年心血的醫學突破具有深遠影響。

癌症研究成主導力量

這亦象徵生物製藥行業的大趨勢。隨著仿製藥物帶來的競爭日趨激烈,研究重點轉向腫瘤和醫療需求殷切但尚未得到滿足的其他領域。同時,基因測序成本大幅下降,從本世紀初(首次繪製人類基因組圖譜)的10億美元左右降至目前僅需數百美元,因此產生包括癌症在內的大量遺傳病研究蓬勃發展。引致新的癌症療法數目急升,佔FDA批准新藥的30%以上(見圖表)。

FDA批准上市的新藥(2015–2021)

資料來源:FDA,數據截至2021年6月7日。癌症療法包括用於解決癌症治療副作用的藥物。

 

我們相信這種模式很可能會延續,為生物製藥公司帶來重要啟示。癌症療法不斷發展,最初是化療和放射治療,嘗試直接殺死所有快速分裂的細胞,但難以將健康組織和腫瘤區分出來。新療法針對的是癌症的特定驅動基因突變,例如KRAS,帶來更有效及更高耐受性的藥物,可望延長存活期及維持生活質素。

方法更具針對性

在健康細胞中,KRAS就像調節細胞生長的開關。當基因發生突變,KRAS一直處於「開」的狀態,任由細胞不受控制地增生。FDA批准的首款標靶KRAS治療藥物Lumakras(sotorasib)用於治療非小細胞肺癌的成年患者。非小細胞肺癌是最常見的肺癌類型,美國每年約有20萬例新增病例1,末期患者通常無藥可醫。在臨床試驗中,三分之一以上服用Lumakras的患者的腫瘤顯著縮小。在這些患者中,超過半數治療效果可持續六個月或更長時間,反映無惡化存活期明顯延長。

Lumakras用於治療特定類型的基因突變——KRASG12C,在非小細胞肺癌病患中的出現比例為13%,但亦有其他種類的基因突變。總而言之,在所有腫瘤中,大約25%存在KRAS基因突變,這是重大的市場機遇2。因此,許多其他公司正在研製治療KRAS的標靶藥物,預期至少會有一款藥物將於今年稍後時間向FDA申請批准上市。

直至最近,KRAS依然是難以戰勝的目標,原因是基因編碼的蛋白質性質使治療藥物的研製缺乏明顯的切入點。不過,經過多年篩選數千個分子之後,生物化學家不僅成功找到一個切入點,更發現一個只有KRAS突變蛋白才會出現的特徵。這使科學家有可能研發出一種具高度針對性的治療方法,一種只影響癌細胞而不影響健康細胞的方法。

推動生物製藥公司收入增長

此種專一性是癌症治療的未來,科技進步有望將此變成現實。事實上,小分子藥物研製新技術正在拓展至以往「無藥可醫」的病症,此技術包括基於結構的藥物設計(運用蛋白質3D立體構象技術為藥物研製提供指引)以及標靶蛋白質降解技術(細胞的天然垃圾回收系統——蛋白質降解系統——將標靶癌症蛋白質降解)。因此,在今年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年會公佈研究,顯示用於末期患者臨床試驗的癌症複方藥物數目在2010年至2019年期間增加80%3

同時,醫藥行業逐漸意識到其增長潛力,投入數十億美元進行研究和開發,與藥廠合作並收購在大量研究中處於領先地位的生物製藥公司。因此,雖然仿製藥物競爭加劇,一些重磅藥物(blockbuster drug)4的收入開始下降,但生物製藥公司的腫瘤藥物銷售額卻呈爆炸式增長。

個別製藥和生物科技公司最暢銷藥物的專利銷售總額

資料來源: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註:分析僅限於個別大型上市生物科技和製藥公司銷售額前三名的藥物。這些公司包括AbbVie Inc.、默克(Merck & Co.Inc.)、必治妥施貴寶(Bristol-Myers Squibb Co.)、輝瑞(Pfizer Inc.)、強生(Johnson & Johnson)、Gilead Sciences Inc.、安進(Amgen Inc.)、諾華(Novartis AG)、禮來公司(Eli Lilly & Co.)、賽諾菲(Sanofi)、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諾和諾德(Novo Nordisk A/S)以及葛蘭素史克(GlaxoSmithKline PLC)。基於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10-K表格、盈利公佈或其他年度報告。非美元計值的銷售額報告使用相應報告期內的平均匯率。

 

我們預期未來十年將會延續此趨勢,尤其是隨著大數據和機器學習能力提高,新的藥物靶點將會被發現,同時全球中產階級壯大(大部分日趨老化)並愈來愈需要新的癌症療法。我們認為,大型製藥和生物科技公司將標靶癌症方法納入多元化的新藥研發計劃中,有望大幅促進這些公司的增長,抵銷藥物專利到期的負面影響,並有機會為投資者帶來驚喜。

掌握顛覆世界的機遇

 

1美國癌症協會(American Cancer Society)。2021年為預計數據,截至2021年1月12日。
2德州大學安德森癌症中心(The University of Texas 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截至2021年2月12日。
3《世界主要製藥公司腫瘤藥物收入的現時趨勢:2010-2019年同類研究》(Temporal Trends in Oncology Drug Revenue Among the World’s Major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A 2010-2019 Cohort Study),Daniel E.Meyers,卡爾加里大學醫學博士、理學碩士。2021年美國臨床腫瘤學會年會,2021年6月4日。
4重磅藥物指每年銷售額超過十億美金的藥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