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固定收益主管Greg Wilensky探討2020年固定收益投資組合汲取的教訓,以及如何套用至未來一年的部署。

 焦點分析:

  • 與美國國庫債券比較,企業債券以及證券化市場(例如按揭或資產抵押證券)的孳息率溢價均較具吸引力,同時多少具有分散股票風險的效益。
  • 今年3月低位以來的復甦幅度顯著,故此2021年的價格上升潛力可能較有限。
  • 2020年再次提醒我們,投資組合的真正威脅往往來自未知之數,所以投資者需要緊記,意外情況可能隨時降臨而且無可避免。

 

雖然波折重重的2020年快將成為歷史,但從不同角度來看,今年證明固定收益在危機時期的表現大致上與預期相符。彭博巴克萊美國綜合債券指數年初至今的回報接近7.75%,唯一錄得負回報是在3月中旬的短暫時間。美國國庫券的表現亦符合預期,首季的總回報僅略低於10%,如此成績亦延續至秋季較長期債券孳息率開始趨升時才告一段落。展望2021年,我們認為投資者務必緊記今年的教訓:市場再次證明,國庫券是危機時期有用的避險工具,選擇企業債券等息差產品作為核心配置仍然是明智之舉,而主動型管理則是成敗關鍵。

與美國國庫債券比較,企業債券(無論是投資級別還是高收益)以及證券化市場(例如按揭或資產抵押證券)的孳息率溢價均仍有吸引力,同時多少具有分散股票風險的效益。發達市場的政府債券孳息率接近歷史低位,所以我們預期債券(收益產品)仍會獲得投資者青睞,而且隨著環球經濟在2021年持續復甦,我們認為支持息差市場的經濟基本因素將會改善。的確,個別信貸板塊(例如與消費者或美國房屋市場直接掛鈎的證券)的經風險調整後回報可能格外具吸引力,原因是相關板塊的實力較以往的衰退期為佳。

不過,經歷3月份的低谷,債券市場多個範疇已經顯著復甦,所以到了2021年的升值潛力恐怕有限,這尤其適用於信貸評級較高的證券,因為這類證券一如預期率先回升,與美國國庫券比較,收益息差接近長期歷史平均水平甚至是低位。因此,更樂意承擔較大風險的投資者,可能希望將部份持倉轉移至非投資級別的企業債券以及較低的投資級別證券化產品,例如是資產抵押證券(ABS)和非機構按揭抵押證券(MBS)。

投資者可以繼續持有一定比例的政府債券或其他同樣易受利率變動影響的投資,理由是這類債券能夠對沖股票及/或信貸市場表現遜於預期的風險,但我們相信加息的風險高於減息,而通脹預期可能跟隨經濟增長率而改變,所以我們相信投資者應考慮將利率風險敞口降至低於正常市況的水平,這方面的投資組合調整方式眾多,包括將部份持倉轉移至抗通脹證券(其基本孳息率相對不受通脹預期升溫的影響)或利率敏感度較低的浮息證券。

回顧2020年的最後一課,我們再次體會到投資組合承受的真正威脅往往來自未知之數,亦即建立投資組合或者為客戶提供意見時人們絕少考慮的事件或衝擊。疫症在全球掀起的同步效應出乎市場意料之外,亦因此造成衝擊,波動性飆升而流動性瞬間蒸發,導致投資者措手不及。雖然目前投資者和資產經理可以評估經濟復甦快慢的機率,亦可以爭論通脹回升的可能性,但我們相信在部署投資組合,迎接2021年的時候,有必要緊記意外情況可能隨時出現。

除非理據極為充分,例如估值非常吸引,否則投資者需要確保投資組合的風險分散。這種策略不但有助降低預期回報的波動性,亦能夠更容易捕捉估值變化或無可避免的意外事件所帶來的機遇。儘管投資者應該不會經歷較2020年更艱難動盪的形勢,不過我們深信「預防勝於治療」,而這個傳統智慧對固定收益投資者尤其重要。

回報資料來源:彭博,截至2020年11月13日,BB級美國國庫券總回報指數

信貸息差:年期相若但信貸質素不同的證券的收益率差距

證券化信貸:固定收益證券的一種,將金融資產集合而發行新的證券,然後向投資者推廣及銷售。

按揭抵押證券(MBS):由一組按揭貸款擔保(或「抵押」)的證券,投資者從相關按揭貸款獲得類似息票的定期收益。按揭抵押證券的性質與資產抵押證券接近,但按揭抵押證券對利率變動較為敏感,亦會承受延期風險和提前還款風險,前者指借款人在加息時延長按揭年期,而後者指借款人在利率下跌時提前清償按揭。而這些風險或會拖低回報率。

彭博巴克萊美國綜合債券指數是投資級別、美元計價、固定利率應課稅債券市場的廣泛指標。

按揭及資產抵押證券等證券化產品涉及預付款項及流動性風險。

多元化投資既不保證利潤,亦不會排除投資損失的風險。

固定收益證券涉及利率、通脹、信貸及違約風險。債券市場具波動性。利率上升,債券價格通常下跌,反之亦然。本金的回報概無保證,若發行人無法作出及時付款或其信貸實力減弱,固定收益證券的價格可能下跌。

高收益或「垃圾」債券涉及更大的違約風險及價格波幅,可能出現突然及急劇的價格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