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近 2020 年美國總統大選,對藥物定價以及醫療改革的討論變得熾熱。不過,今年的疫情亦有助健康護理板塊的前景。在以下問答環節,投資組合經理 Andy Acker 將檢視醫療議題的政治論述變化,剖析其對健康護理行業的潛在優勢。

焦點分析

  • 醫療改革依然是政治焦點,但 2019 冠狀病毒病亦突顯先進藥物和醫療服務普及的重要性。
  • 正因如此,雖然對藥物定價和醫療改革的討論或會在11月大選前夕升溫,並造成短期不明朗因素,但我們相信未來政策或會較預期來得溫和。
  • 舉例來說,若然改革是調低患者自付費用(out-of-pocket costs)而非規定藥物價格,便能夠保障醫藥的創新發展,同時可以改善醫療服務的普及程度,而我們認為此舉可以兼顧消費者和醫療行業的利益。

回顧美國過往的選舉,醫療一向是頗具爭議性的的議題,容易觸發健康護理板塊的波動性,今年大選又會否同樣如此?

今年,在疫情蔓延下,各國迫切尋求療法,有助將注意力集中在製藥和生物科技行業的創新能力上。為此,全球藥廠正在研發的新冠肺炎疫苗超過 170 種,其中 31 種處於臨床試驗階段,當中少數更是關鍵的後期研究1 。由於初步數據令人滿意,我們預計至少有一種疫苗可望於明年初通過審批,而其後幾個月以至數年間將有更多疫苗面世。新冠肺炎爆發至今不足 9 個月,而疫苗通常需要 10 多年時間方能推出,所以當前的研發進度令人刮目相看。

正因如此,雖然健康護理仍舊是選舉活動的重點議題,但投資者對健康護理板塊的看法趨向樂觀,變相有利健康護理股的表現,尤其是生物科技股。今年截至 8 月中旬,納斯達克生物科技指數上漲達 11%,升幅接近標準普爾 500®指數的兩倍;至於上屆總統大選,同期生物科技股下挫 12.5%,而標準普爾500指數則上升 8.6%(見下圖)。

大選年:健康護理股的表現

資料來源:彭博,數據分別由 2015 年 12 月 31 日至 2016 年 8 月 15日以及由 2019 年 12 月 31 日至2020 年 8 月 14日。標準普爾 500® 指數反映美國大型股的表現,亦代表美國股市的整體表現。標準普爾 500® 健康護理類別指納入標準普爾 500 指數,並歸類為 GICS® 健康護理類別的成份股。納斯達克生物科技指數包括根據行業分類基準(Industry Classification Benchmark)歸類為生物科技或製藥,且符合其他資格準則的納斯達克上市公司。

 

這是否預示健康護理行業的政治陰霾將告一段落?

我們恐怕不宜如此樂觀,特朗普上任時承諾將降低藥物價格,但直至今年 7 月大選臨近,他才簽署針對處方藥物價格的四項行政命令,包括容許由加拿大進口藥物至美國,以及將個別「全民醫保」(Medicare)藥物的價格與其他國家掛鈎。特朗普政府亦加入德州與其他州份向最高法院提出的訴訟,要求裁定奧巴馬的平價醫保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失效。此法案至今已有十年歷史,擴大美國醫療服務的普及程度。另一方面,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則支持擴大平價醫保法案的範圍,並表示當選後將設法遏止藥物價格每年上漲和新型藥物推出的售價。簡而言之,健康護理仍舊是政治焦點。

不過,政客言論與實際政策往往有頗大落差。首先,媒體廣泛指出特朗普無權全面落實其方案,而製藥業已婉拒參與特朗普政策討論的邀請,我們則認為行政命令是政治姿態多於實際。

平價醫保法案的去向更難預測,但最高法院已否決先前質疑法案的兩宗申請,而作出裁決的五名法官仍然在任。再者,共和黨尚未制訂平價醫保法案的替代法案,在全球疫症爆發之際,剝奪 2,000 萬美國人的醫療保障將會造成難以想像的災難性後果。

假如民主黨重新入主白宮,同時囊括參眾兩院的過半數議席,情況將會如何?

若然民主黨大獲全勝,拜登可能仍需克服重重難關,爭取其最進取的建議獲得通過,亦即由政府管理的「公營醫保選項」(public option)。儘管此計劃旨在輔助(而非取代)私營保險,但不少細節仍有待釐清,包括管理式醫療機構會否肩負在管理型「全民醫保」和「基層醫保」(Medicaid)計劃一樣的角色。

此外,不少非牟利醫院的財政狀況欠佳,或會削弱政府大幅壓低報銷率的可能性,如壓力太大,一些醫院或會被迫破產,令不少美國人更難獲得醫療服務。

縱使民主黨大獲全勝,兩黨在參議院仍然很可能勢均力敵,未來若要通過具爭議性的法案,便可能需要修改參議院的投票規則,以簡單 51 票的多數票取代現時終止辯論所需的 60 票規定,而此舉對管治將有深遠的長期影響。我們認為,拜登如以漸進方式實行改革,會較容易達成目標,例如是擴大「基層醫保」以及就平價醫保法案提供更多免稅額。

至於藥物定價,我們相信疫情賦予藥廠更大的議價能力。正因如此,雖然競選承諾似乎是極端,但從實務角度出發,我們相信拜登或會中間落墨,將目標集中在我們心目中的真正議題,亦即自付費用的漲幅。事實上,IQVIA 人類數據科學研究所的最新研究發現,雖然 2019年的藥物標價上調 5.2%,但撇除折扣等優惠後,實際售價升幅只有 1.7%2 ,問題是患者難以時常受惠,節省的開支由計劃中介機構瓜分,共同承擔額(co-pay)和自付額(deductibles) 卻拾級而上,而我們認為有需要改變現狀。

萬一兩黨均無法獲得過半數議席,情況又會如何?

假如現狀持續,短期內情況恐怕難有太大改變。到目前為止,即使共和黨控制國會之時,特朗普政府亦未能改革醫療制度。除非取得具控制權的大多數議席,否則我們幾乎看不到有任何跡象顯示這項任務會變得更加容易。若然拜登當選,而共和黨繼續控制參議院,屆時民主黨或會推出較溫和的措施,例如是恢復特朗普任內裁減的平價醫保法案計劃的資金。

未來幾個月,健康護理股的投資者是否需要作好準備,迎接波動市況?

我們相信,健康護理股或會面臨短期波動性。今年秋季,新冠肺炎疫苗的後期試驗將會開始得出數據,其結果或會對股價造成重大影響。即使醫療改革的任何細節尚未拍板,市場價格亦通常早已反映投資者的憂慮。美國的醫療體系複雜,最終法案與原先建議比較可能面目全非。最後,我們相信無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都不欲損害醫藥的創新發展, 所以我們有信心將會得出解決方法,最終制訂自付費用的上限,加強藥物的普及程度,長遠對美國和醫療行業有利。

1 世界衛生組織,截至 2020 年8 月 25 日。
2《美國藥物開支與負擔能力》 “Medicine Spending and Affordability in the United States” ,IQVIA Institute for Human Data Science,2020 年 8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