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英國的多元資產團隊主管Paul O'Connor探討市場對東歐最新事態的初步反應。

焦點分析

  • 回顧2月24日歐洲市場早段的買賣情況,當環球經濟和地緣政治展望變得不明朗時,投資者的初步反應是降低風險。
  • 但情緒轉變非常明顯。到了美國交易時段,投資者心態已發生變化,從原先的恐慌性拋售潮,轉為發掘市場錯價的機會。
  • 若然軍事衝突範圍未有擴大,對環球經濟的溢出效應將可能視乎商品價格飆升的幅度和持續時間而定,並會在企業和消費者信心受到任何不利影響時加劇。

我們需要以謙卑態度審視當前局勢,畢竟現時企圖推翻烏克蘭政權的軍事行動,以往未有明確的先例可以借鑑。歐洲正發生歷史性的事件,我們亦留心有可能對烏克蘭以外造成破壞穩定性的政治後果。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令人關注二戰結束以來的世界整體外交安全架構,是否仍然行之有效。俄羅斯與西方的關係從此改變,溢出效應大有可能擴散至波羅的海國家、巴爾幹半島,甚至亞洲。此外,西方對俄羅斯行動的回應,亦很可能影響中國如何評估本身對台灣的立場。

投資者情緒轉變

目前,投資者集中評估當前衝突的各個可能形勢。我們預計市場會區分引致烏克蘭政權迅速易手的行動,以及牽涉漫長軍事衝突的行動。開戰當日(2月24日)的價格走勢顯示,投資者從歷史經驗中汲取靈感,具體來說,金融市場面臨局部地區戰爭等重大的地緣政治衝擊時,往往反而是入市良機。

回顧昨日歐洲市場早段的買賣情況,當環球經濟和地緣政治展望變得不明朗時,投資者的初步反應是降低風險,此舉觸發出於本能對風險資產的廣泛拋售,俄羅斯市場亦暴瀉,商品供應變得非常緊絀,資金亦一如意料地湧向黃金等避險資產。

昨日金融市場的情緒轉變非常明顯,到了美國交易時段,投資者心態已發生變化,從原先的恐慌性拋售潮,轉為發掘市場錯價的機會。烏克蘭事件的第二輪影響仍有待評估,當中仍需要不少工作,而我們認為需要考慮的重大議題,是制裁的財務後果、商品供應緊絀的經濟影響,以及各大央行可能的應對措施。

未來考驗

若然軍事衝突範圍未有擴大,對環球經濟的溢出效應將可能視乎商品價格飆升的幅度和持續時間而定,並會在企業和消費者信心受到任何不利影響時加劇。顯然,以目前情況來看,這兩種影響在歐洲大陸的程度似乎遠高於其他地方。我們認為,商品供應長期緊絀,是大有可能嚴重拖累歐元區的經濟增長,但對美國和其他經濟體的影響則可能溫和得多。

商品價格飆升對通脹造成影響,令央行本身艱鉅的任務變得更為棘手。雖然當前的市場變數似乎令聯儲局某些較為鷹派的可能舉措不復存在(例如在3月份加息50個基點),但除此之外,美國利率所受的影響恐怕相當有限。依我們的看法,除非這場軍事衝突足以改變市場對美國勞工市場形勢展望的預期,否則其暫時不大可能對聯儲局的決策過程產生重大影響。

這對歐洲央行亦構成實實在在的考驗。第一輪的影響是通脹升溫的壓力,而歐洲的通脹率已經升至30年來的新高1,不過似乎未有跡象顯示,歐元區經濟表現過熱。成員國的內需偏向疲弱,工資壓力未有英國般嚴重,而美國的通脹壓力則主要來自進口。如今經濟信心搖搖欲墜,歐洲央行更有可能將商品市場衝擊視為不利消費者實質收入,而非持續通脹壓力的成因。我們認為,這場衝突可能會窒礙歐元區上調利率的空間,令人關注歐洲央行嘗試加息至遠高於零利率時面臨的挑戰。

對投資者的啟示

對歐洲而言,我們預計局勢發展可能成為未來多個月的陰霾,所以相對於英國和新興市場,歐元區股市的環境難免較具挑戰性。投資者調出資金推高債券孳息率與息差,令歐洲債券似乎頗有吸引力。我們認為歐洲短債息率預期持續向上的風險微乎其微,但預計經濟增長具有足夠抗跌力,從而維持較低的衰退可能性。至於其他地區,正如2月24日的市況所見,衝突升級後的後續市場走勢可能是「趁低吸納」美國增長股的大好時機2

1資料來源:彭博,歐元區消費物價調和指數, 2022年1月31日
2資料來源:華爾街日報, 《Growth Stocks Surge as Investors Back Away from Value Shares》, 2022年2月24日

詞彙表

趁低吸納: 買入價格下跌的資產,理由是投資者相信最新的較低價格代表有利可圖或純粹是短期受壓,而相關資產價格有望隨著時間而反彈。
增長股:相比市場其餘股份,投資者預計增長股將錄得高於平均比率的盈利增長,並憧憬股價亦有相同的走勢。
鷹派: 鷹派貨幣政策(或貨幣緊縮措施)指央行著手壓抑通脹和減慢經濟增長率,一般方法是加息並減少貨幣供應。
息差/信貸息差: 企業債券與同等政府債券比較的孳息率差距。
收益率/孳息率: 證券的收益水平,一般以百分率列示。以債券為例,其計算方法是票息金額除以債券當前價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