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科技投資組合經理 Denny Fish 討論為何只要數據和網絡繼續猶如具價值的貨幣,現時領先的科技公司便毋須受制於前人所面對的嚴重兩難處境。

焦點分析︰

  • 曾幾何時,昔日創意十足的公司隨著規模膨脹,便會陷入兩難處境:維持現狀需要投放巨額資本,變相減少可供研發用途的資金,偏偏研發是維繫競爭力的不二法門。
  • 時至今日,這個理論已被顛倒,近年引領科技板塊的長線主題實際上可能鞏固領先者的優勢,而非引發其最終沒落。
  • 我們認為,若干科技公司蛻變為巨型企業,如今不但未必構成制肘,甚至反而可能增強其創新能力,而他們可運用的兩大工具分別是愈來愈大的網絡以及支持研發的充裕現金流。

不少投資者早已知曉,「這次不一樣」(it's different this time) 是代價最昂貴的想法。不過,若然是 Clayton Christensen 的《創新的兩難》(The Innovator's Dilemma) 一書所指大型企業面臨的考驗,這次確實有可能不一樣。Christensen 是哈佛大學教授,早在 20 多年前已指出,昔日創意十足的公司隨著規模膨脹,將陷入兩難處境—從前別樹一幟的無章法及新穎構思,如今卻聚焦於維持現狀的需要,此舉通常需要投放巨額資本,變相減少可供研發用途的資金,偏偏研發是在多變市場環境力壓對手的不二法門。

Christensen 的理論面世以來,一直對各行各業的增長型投資者發揮警示作用,科技股的投資者尤其可能意識到這一點。然而,展望未來,我們相信近年引領科技板塊的創新型長線主題實際上可能鞏固領先者的優勢,而非引發其最終沒落。在我們看來,這次不一樣的地方是雲端、人工智能 (AI) 和物聯網 (IoT) 相輔相成,幫助市場領導者發揮龐大網絡效應下的飛輪效應 (flywheel),在創新層面繼續拋離潛在的挑戰對手。

避開明日黃花

在競爭劇烈的經濟市場,最根本的力量或許正是無休止的需求,需要比對手更快速、更完善、更具成本效益地迎合客戶的需要。過去不乏顯赫的公司未能駕馭這股考驗,最終被歷史淘汰,隨著增長較快的同業崛起,提供嶄新產品以及成效更佳的業務模式,最終吞噬經濟不同層面的領導者。過去十年,隨著創新步伐加快,顛覆效應的風險有增無減,喪失市場地位往往並非策略失誤,而是無法一方面維持現有大型業務模式,另一方面斥資探索下一代的產品和服務。

雖然科技一向是各行各業顛覆效應的引領者,但亦是不少巨企步入歷史的元兇。大型主機被實地部署的伺服器和個人電腦取代,後者亦在近年被雲端和流動運算所侵佔。同樣地,傳統軟件商未能察覺可更新、訂購模式的對手帶來的威脅,遭到軟件即服務 (SaaS) 應用工具奪取大量的市場份額。

主宰業務

這個進程無疑將會持續,但我們相信,若干科技公司蛻變為巨型企業,如今不但未必構成制肘,甚至反而可能增強其創新能力,而他們可運用的兩大工具分別是愈來愈大的網絡以及充裕的現金儲備。

我們相信,數據是雲端、人工智能和物聯網主題的共通之處。當管理層掌握大量數據時,業務決策往往更加明智。無論是誰,只要能夠蒐集最多數據(通常來自物聯網),並且通過龐大的雲端運算能力(更頻密應用人工智能)洞悉先機,便足以傲視同儕,不但更有效地為客戶創造價值,亦可以優化本身的運作。

這種趨勢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大型互聯網平台,通過數碼廣告和電子商貿而穩佔主宰地位。憑著強大的網絡效應,這些平台蒐集和分析數據的威力更上一層樓,繼而吸引更多用戶,進一步鞏固其生態體系的價值主張。

超大規模企業

在追求創新時,領先科技公司的另一個重大優勢是坐擁可觀的現金儲備。創新是成本不菲的理念,需要反覆嘗試,只有少數的成功才能彌補許多的失敗。若要動用大量現金流來維持現有的業務模式,便會變相減少研發的資金,但某程度上由於強大的網絡效應,大型互聯網平台以及其他科技領導企業產生現金流的速度,不但是其他科技公司望塵莫及,即使是絕大多數其他大型公司亦無法比擬。

此板塊的其中一個分類亦即所謂的超大規模企業(hyperscalers),由少數公司承擔整個企業市場超乎比例的資本支出,當中的投資大多用於雲端伺服器以及支援物聯網的裝置,結果是數據主導的解決方案誕生,進一步提升這些公司對客戶的價值主張,繼而加強其平台和網絡的吸引力。

前景看俏—但不能掉以輕心

目前,巨型市值的互聯網平台正佔據有利位置;然而,撇除其龐大的規模以及近期出眾的表現,這些企業或許仍能夠創造較高的增長率,勝過網絡擴張稍遜以及集資應付新項目的能力較弱的小型競爭對手。這並非代表領先的科技企業不會承受風險,因為監管機構正密切關注其規模、實力以及客戶私隱。此外,一如既往,市場領導者普遍無法及時察覺可能出現的威脅,但只要數據和網絡繼續猶如具價值的貨幣,現時領先的科技公司便毋須受制於前人所面對的嚴重兩難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