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過後:健康護理行業投資

焦點分析

  • 2019 冠狀病毒病大流行疫情幫助凸顯生物科技創新的成效,並可能增進我們對新藥技術平台的認知,從而有機會應用至其他疾病類型。
  • 全球對 2019 冠狀病毒病療法的需求殷切,或會增強市場對生物製藥行業的信心,促使決策當局對未來醫療改革採取較溫和的立場。
  • 市場對遠程醫療的需求急升,我們認為此趨勢或會延續至疫情過後。同樣,隨著中國積極研發 2019 冠狀病毒病的療法,其生物科技行業有望更上一層樓。

疫情大流行期間,健康護理板塊的發揮了領導作用,眾多投資者青睞致力開發新冠病毒療法或提供遠程醫療服務的公司。正因如此,在 3 月份全球股市暴跌之際,雖然這個板塊未能獨善其身,卻總算跑贏大多數其他行業。我們相信這個勢頭有望持續,尤其是疫症爆發有助加快健康護理領域的增長趨勢,長遠而言更有機會增強市場對此行業的信心。

生物科技創新備受矚目

目前,全球數百萬人確診感染 2019 冠狀病毒病,迫切需要治療或疫苗,以往藥物研發可能需要數年時間,但在當前疫情下,一些候選疫苗能夠在數個月內進入臨床試驗階段,而時間表得以加快,有賴於基因排序、結構性藥物設計和分子研究工具在過去十年的不斷進步。

再者,各方全力尋找 2019 冠狀病毒病療法,亦有助改進某些科學研究。信使核糖核酸 (mRNA) 技術的研究已有數年時間,此技術能夠引導人體產生對抗特定疾病的蛋白質,有機會應用至腫瘤學、遺傳疾病和傳染病等範疇。雖然當局尚未批准在商業層面運用信使核糖核酸療法,但目前至少有兩種針對 2019 冠狀病毒病的信使核糖核酸疫苗正在接受臨床試驗。為證明此藥物對新冠病毒的安全性和效力,有關人員仍要進行大量研究,但長遠來看,這場危機或有助加快我們對這一技術的科學認識及應用。

健康護理股的表現

資料來源:彭博,截至 2020 年 5 月 15 日。數據重設至 2019年 12 月 31 日為 100。

生物製藥:投資信心或會改善

生物製藥行業積極應對 2019 冠狀病毒病的挑戰,亦有助改善普羅大眾的觀感,因為藥物價格和自付費用上漲,近年來這個行業受到嚴格的審查。4月份,Harris Poll 的調查發現,四成美國人表示對生物製藥行業的看法比疫情開始前正面[1] ,但這並不代表批評聲音已消聲匿跡。早前,吉利德科學公司(Gilead Sciences)開發的瑞德西韋似乎具備治療 2019 冠狀病毒病重症的成效,美國食物及藥品管理局 (FDA) 遂指定瑞德西韋為罕見疾病藥物,此消息觸發公眾強烈不滿,因為罕見疾病藥物資格將令吉利德享有長達七年的市場專利權。吉利德迅速要求 FDA 撤回有關資格,其後更向全球各地捐出150萬瓶瑞德西韋[2]

我們認為,藥廠應會適度控制 2019 冠狀病毒病療法的定價,以確保大眾有能力負擔—舉例來說,吉利德已與五間仿製藥生產商訂立瑞德西韋的授權協議,並允許各間公司自行定價。展望未來,決策當局可能會日益重視生物科技行業的研發,並嘗試在負擔能力與維護創新之間取得平衡,從而最終讓醫療改革變得更容易管理,並減少這個行業的不明朗因素。

各方亦加強合作,多間創新小型生物科技公司已與大型生物製藥公司攜手合作,尋求開發 2019 冠狀病毒病的療法。此類合作關係將小型企業的尖端科技與生物製藥公司的生產和分銷能力互相結合,旨在加快紓緩全球疫情的進展。例如,德國的 BioNTech 正與中國的復星醫藥以及美國的輝瑞 (Pfizer) 合作,開發以信使核糖核酸為基礎的疫苗,該疫苗採用 BioNTech 的信使核糖核酸技術平台,目前正處於臨床試驗初期階段;若數據正面,復星和輝瑞將運用各自的資源協助擴大試驗規模,並提高在中國、美國和歐洲的產量。倘這類合作關係在危機過後仍能持續,日後可有助更快將新型療法投入商業用途。

遠程醫療的突破

擴大社交距離的措施嚴重影響患者獲得醫療服務的方式,令非必要醫療程序、手術和某些常規護理服務的需求驟減,美國醫院協會 (American Hospital Association) 估計,2019 冠狀病毒病的開支和收入流失導致全美醫院3 月至 6 月期間損失 2,030 億美元[3] 。不過,換個角度來看,遠程醫療的使用量卻直線上升,或多或少要歸功於改革進程,讓患者較容易獲得遠程醫療服務。 以德國為例,2019 年底通過的《數碼醫療護理法》(Digital Care Act) 加強對視像診症的應用,容許醫生透過數碼醫療程式處方藥物,而成本則由德國的醫療保險制度承擔。自疫情大流行以來,德國的遠程醫療使用量急增,TeleClinic 等公司的表現按週升幅達 60%[4] 。而在美國,主要遠程醫療服務商 Teladoc 表示,4月初的每日就診數字較前一個月攀升超過一倍[5] 

鑑於科技帶來的便利,加上費用進一步由醫療體系承擔,我們相信疫情過後,消費者很可能繼續選用遠程醫療。至於非必要醫療程序,我們相信需求只會延後而不會消失,而這些醫療程序的恢復時間將要視乎疫情的發展情況而有所不同,故此醫院和醫療儀器供應商的股價或有一定波動。不過長遠而言,我們相信這些行業的基本因素仍然不變。

中國的生物科技行業正在崛起

最後,這場大流行疫症令大眾注意到全球生物科技行業近年的發展,當中以中國尤為突出。2000 年代初非典型肺炎 (SARS) 爆發時,中國幾乎沒有國產藥物或診斷技術以自行應對疫症。在非典型肺炎告一段落後,中國政府對醫療體系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加強對疾病的監察和匯報、改善高質素藥物的供應以及提升對流行病的防控工作,到2019 冠狀病毒病爆發時,情況已不可同日而語,中國不再只是仿製藥和原料藥的生產國;相反,中國已擁有本地人才和科技實力,能夠開發嶄新的診斷技術及進行創新藥物研究,不少公司更著手進行候選疫苗的臨床試驗。

爭相研發2019 冠狀病毒病疫苗
中國新興的生物科技行業是引領候選疫苗進行臨床試驗的先驅之一。

資料來源:世界衛生組織,數據截至 2020 年 5 月 11 日。

此外,我們相信疫情過後,隨著行業獲得更多支援及資源,中國的生物科技行業將發展得更為蓬勃。2016年,中國發表名為《“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的全國醫療戰略,為改善國民健康而訂立宏大目標,包括加快審批創新藥物。過去數年,跨國企業和創新生物科技公司對中國地區的興趣大幅提升。我們認為,全球業界人士已經意識到,無論是商業前景還是通過合作關係來把握區內的發展機遇,中國市場均處於轉捩點。

[1] https://www.fiercepharma.com/marketing/pharma-industry-reputation-jumps-during-covid-19-harris-poll-finds-positive-surge
[2] 彭博,2020 年 5 月 14 日。
[3] 美國醫院協會,《醫院及醫療體系因2019冠狀病毒病而面臨前所未有的財政壓力》(Hospitals and Health Systems Face Unprecedented Financial Pressures Due to COVID-19),2020 年 5 月。
[4] Gtai.de/gtai-en/invest/industries/life-sciences/digital-health-64408
[5] teladochealth.com/newsroom/press/release/teladoc-health-previews-first-quarter-2020-results/

駿利亨德森投資不保證本文中提及之任何說明/範例是否在目前或曾經出現在任何投資投資組合。所示範例僅用於強調研究流程之特別元素。範例並不構成對於一檔證券買進或賣出之建議,或代表任何投資組合之持股或代表特定公司之表現。

 

精選基金

更多股票透視

前一篇的文章

新興市場「水漲未必全部船高」(英文版)

Daniel Graña認為,個別新興市場的成功個案與其他失敗個案很可能存在重大分野。

後一篇的文章

了解2020年的股票形勢

美洲股票聯席主管George Maris簡述2020年的股市波動,以及在全球經濟展望尚未明朗時,投資者應如何部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