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表示支持有關豁免新冠疫苗知識產權(IP)的建議。此舉會如何影響將來對生物科技的投資?投資組合經理Andy Acker將深入分析。

焦點分析:

  • 新冠疫苗運用絕少國家能夠支援的先進科技,這很可能在短期內限制知識產權豁免來增加疫苗供應。
  • 有些人憂慮豁免或會妨礙生物製藥公司在未來對研發的投入。
  • 我們認為,創新有助建立高入場壁壘,反而能夠鼓勵研究。不過我們亦認為,這個行業日益複雜,投資於健康護理行業需採取主動的策略。

拜登政府最近宣佈將支持豁免對新冠疫苗的知識產權保障,引發外界對生物製藥創新潛在影響的關注。此舉亦導致部分疫苗製造商的股價和整體納斯達克生物科技指數受壓。1

顯然,隨著感染數字和死亡人數在印度等國家以驚人速度飆升,我們迫切需要加強全球疫苗分發,令所有人能夠負擔及接種疫苗。不過我們相信,白宮的公告再次證明政治焦點可以掩蓋醫療的實況,並有可能對投資者造成負面影響。

知識產權豁免與行業慣例

知識產權豁免的目的是加快新冠疫苗的生產及接種,尤其是接種率遜於已發展市場的發展中國家。世界衛生組織支持這項倡議,並鼓勵世界貿易組織(WTO)的其他成員效法美國(因為豁免需要WTO所有成員同意)。

dropper dropping red liquid into testing dish

然而,這可能是政治表態多於實務政策。首先,不少疫苗製造商已經願意豁免行使專利權。例如早在10月份,Moderna發出新聞稿,表示「......雖然疫情持續,但Moderna不會對生產抗疫疫苗的廠商行使新冠病毒相關的專利權。此外,為消除在疫情期間對疫苗開發可能造成知識產權障礙的觀感,我們亦願意在接獲要求時授權其他方面在疫情過後使用我們新冠疫苗的知識產權。」

同時,阿斯利康表示已經建立十多個地區供應鏈,與各地的夥伴合作。這間製藥巨企亦承諾在疫情期間放棄疫苗利潤,希望使疫苗價格維持在可負擔水平。

創新令非專利藥物形勢變得複雜

既然如此,為何全球疫苗產量未有增加?答案很簡單:生產疫苗並不容易。輝瑞╱BioNTech和Moderna的疫苗均採用mRNA技術,這是從未大規模生產的新式療法。因此,能夠量產疫苗的設施和專業人員的數目極其不足。正如Moderna行政總裁Stéphane Bancel在一次投資者電話會議時指出,「懂得運用mRNA的人才絕非唾手可得,因為根本沒有這些專才。」即使人才不成問題,公司亦要開發製造流程、採購原料,並通過嚴格的監管審核,凡此種種需要歷時數月甚至數年。

因此,豁免知識產權保護難以立即紓緩疫苗短缺的問題。然而,有人憂慮豁免會引發人們對知識產權法是否有效的擔心,並影響生物製藥公司投資新的創新項目或應對未來醫療危機的意願。我們亦關注這個可能性,尤其是藥物開發涉及高風險及高成本。不過即使如此,我們亦不認為這全面反映目前的市場狀況,畢竟監管未能跟上行業創新的突破。

以生物仿製藥的情況為例。2010年,美國國會立法簡化生物仿製藥的審批程序。(生物仿製藥是生物製劑的非專利版本,這是由來自哺乳動物、植物甚至是細菌的蛋白質、DNA或其他類型活體細胞組成的複雜療法)。然而,事隔十年,只有29款生物仿製藥獲得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的批准,其中不足一半可供患者使用。歐洲則較為進取,自2006年以來批准76款生物仿製藥。2 儘管如此,市場仍然不乏挑戰。當中最主要是難以穩定地生產生物製劑,亦不容易證明這些藥物能夠與品牌對手交替互用。不少生物仿製藥亦制於專利訴訟,亦可能由於報銷複雜、對成效甚至成本的疑慮而導致普及進度緩慢。展望未來,生物仿製藥的應用水平有望上升,但過程至今已經超過十年。

市場機會不斷增加

簡而言之,當前的創新藥物往往不易複製,形成較高的入場壁壘。即使如此,不少新藥屬於突破性療法,解決龐大及迫切的醫療需要,並有可能帶來重大的市場機會。根據IQVIA的估計,到了2025年,新冠疫苗的總收入預計將達到1,570億美元。3 此外,新冠疫苗幫助驗證疫苗製造商的藥物平台,讓公司應用於其他疾病類別。

因此,拜登支持知識產權豁免的消息傳出後,據報Moderna行政總裁Stéphane Bancel表示並不憂慮。雖然我們未必如Bancel般樂觀,但亦相信其反應證明全球製藥市場日益複雜,投資者需要放眼長遠,方能更透徹了解當前的藥物開發及分發的實況。

掌握顛覆世界的機遇

1彭博,數據截至2021年5月5日。納斯達克生物科技指數包含根據行業分類基準歸類為生物科技或製藥的納斯達克上市公司證券,這類股份亦符合其他資格標準。
2「比較美國與歐洲在生物仿製藥的批准及研發中的產品」, Rothwell Figg的《生物仿製藥法律公報》,2021年3月8日。
3「新冠疫苗到底涉及多少收益?報告表示至2025年將高達1,570億美元,」 FiercePharma,2021年4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