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組合經理 Denny Fish 相信,縱使一些大型科技公司被監管當局迫使調整其業務方式,亦有一些企業受到環球貿易放緩所影響,但科技業的長期動力仍然穩固,並將繼續佔據企業盈利的更大份額。

焦點分析

  • 不少大型科技公司面對不同的監管考驗,當中以反壟斷行為和內容審核 (content moderation) 最受關注。
  • 半導體公司以及科技硬件設備製造商需要克服的貿易壁壘愈來愈大,商業策略決定需考慮經濟以外因素。
  • 這些考驗確實存在,亦會影響此板塊的未來盈利狀況,但我們相信單是這些因素不足以嚴重削弱推動科技股增長的長期主題。

經濟環境日益數碼化,雲端計算、物聯網 (IoT) 及人工智能 (AI) 等強大應用程式變得普及,受惠於這場被形容為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潮流,近年來科技股在環球股票市場獨佔鰲頭。在 2019 冠狀病毒病疫情下,企業和家庭依賴通訊科技和網上商貿來維持日常運作,進一步加快這場數碼化轉型的步伐。

迄今為止,科技板塊走勢凌厲似乎無人能阻,正因如此,投資者開始留意到大型科技公司最近受制於國會、特朗普政府要求中資撤出美國科技市場的言論,以及持續發酵的貿易緊張關係。當局加強監管力度和改變貿易政策,會否成為科技股熱潮最終降溫的原因?

上述形勢變化固然值得注視,但我們相信這些狀況本身不會大幅扭轉這個板塊的走勢。科技市場的長期趨勢動力仍然固若金湯,而隨著產品和服務為愈來愈多客戶創造更大價值,我們憧憬科技業有望佔據盈利的更大份額。不過,投資者亦要留意監管環境,正如面臨任何威脅一樣,我們必須思考業務模式遭到改變的可能性有多大,以及一旦發生,日後盈利增長會受到多少影響?

國會傳召多間領先科技公司的行政總裁出席聆訊,外界難免認為這些企業正面臨著類似的監管考驗,但實情並非如此,只是國會很可能認為需要對下列各類行為加以審核。

不當行為

據稱,反壟斷行為是芸芸審核內容的其中一環,這亦是過往招致監管當局採取行動的範疇之一,最矚目的例子莫過於多年來微軟 (Microsoft) 將 Internet Explorer 等產品與作業系統捆綁銷售的角力。

目前,亞馬遜 (Amazon) 與其第三方平台賣家的關係惹人質疑,市場開始憂慮亞馬遜利用第三方賣家的數據,幫助其自家產品銷售牟利。鑑於此業務的獲利能力,若然亞馬遜被迫作出任何改變,投資者都要考慮對其未來盈利狀況有何影響。不過,有評論認為亞馬遜的市場推廣、付運和物流實力超卓,對第三方賣家帶來極大優勢。

市場對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亦有類似的憂慮,其中監管機構需要考慮正反兩面。Alphabet 的搜尋業務已放緩,變得依賴流動屏幕來佔據更大的盈利份額,但就此推出的新服務往往需要與向來是搜尋平台廣告商的公司開展競爭。監管機構關注 Alphabet 是否藉著調整演算法來偏幫其本身的服務。此外,當局亦可能要檢視 Alphabet 是否強迫使用 Android 作業系統的流動裝置生產商預載大量 Google 應用程式。鑑於監管機構對微軟捆綁銷售做法的取態,Alphabet 很可能面臨多個司法管轄區的一連串質疑。

業務如常運作,還是存在偏袒?

至於蘋果公司 (Apple),立法機關的著眼點是公司與「超級應用程式」的關係,而在蘋果的生態體系,訂閱項目服務通常會壓倒所有其他應用程式。隨著這類音樂、遊戲等服務逐漸壯大,其議價能力亦愈來愈大,能夠爭取有利條款,令蘋果公司調低使用其平台所徵收的高昂費用。有人可能質疑,以數量為準則的條款變相不利規模較細的競爭對手,但這類安排終究是大多數行業的標準業務慣例。對蘋果公司而言,他們可能更加擔心國會議員會否追究公司刻意調節其技術架構,從而偏袒蘋果本身的服務,損害其直接競爭對手的利益。

法律責任

監管調查最受矚目的議題相信是 Facebook 及其掌握壟斷社交媒體的勢力。Facebook 最初因未有妥善保管個人資料而遭到追究,不過,自 2018 年以來,大多數跡象顯示 Facebook 已加強保安及提高透明度,亦方便用戶自行管理其個人資料。

其中最重要的是 Facebook 作為內容審核者的角色。根據 1996 年《通訊規範法》(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 第230條,互聯網平台被歸類為內容傳遞者而非創作者,毋須承擔發佈者散播違法內容的責任,但由於這項豁免,不少人投訴社交媒體公司未有妥善監管其平台的不當內容。

近年來,美國境內外的政界開始思疑社交媒體有能力根據其服務條款而允許或封鎖某些內容,從而對用戶的行為施加巨大影響。各方仍在爭論這些條款是否需要狹義界定(大致與「不法活動」的標準相符),抑或應該加以擴大,迫使平台擔任真相仲裁者。鑑於社交媒體作為政治論述載體的重要角色,不難理解為何政策官員希望重新探討內容審核的議題。

綜觀以上各種因素,我們相信當局有必要採取平衡的方針。長久以來,加強監管的先決條件是有否損害消費者的利益,但這一點可謂難以辯駁,畢竟這些平台提供大量近乎免費且便利的增值服務。再者,此板塊是大量高薪職位的來源,國會議員可能會將這些領先的科技企業視為「國家級冠軍企業」(national champions)並付予支持,這一情況在美國尤其明顯。

不再局限於經濟因素

一如其他板塊,科技業亦似乎陷入全球化降溫的困境,這往往是關稅等政策措施所致。回顧過去二十年,製造業紛紛遷至勞工成本較低的國家,但如今成本已不再是選擇生產基地的唯一因素,避開關稅、禁令或者分散供應鏈亦可能是所考慮的因素。雖然此舉或會影響盈利能力,但將會需要數年完成過渡。

半導體行業尤其值得一提,因為中國欲打造本身的設計和軟件實力,藉此輔助其產能,但事實證明其困難超乎預期。時至今日,美國愈來愈積極阻撓中國企業獲取精密技術,這不但會影響商業關係,亦會波及潛在的併購活動,甚至可能減少日後的經濟得益來源。

當局或會插手的另一場地緣政治拉鋸戰是中國企業對西方科技公司的擁有權,以及西方通訊公司受壓而不再採用中國供應商來鋪設 5G 網絡。目前來說,各國不得不兼顧安全和經濟的考慮乃至與美國的關係。

無論是上述任何一種情況,隨著地緣政治及監管環境日益複雜,經濟因素將不再是科技公司日後作出業務決策時唯一需要考慮的環節。

註:駿利亨德森投資不保證本文中提及之任何說明/範例是否在目前或曾經出現在任何投資投資組合。所示範例僅用於強調研究流程之特別元素。範例並不構成對於一檔證券買進或賣出之建議,或代表任何投資組合之持股或代表特定公司之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