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son Porter、Graeme Clark和Richard Clode均認為,電動汽車和智能手機的發展及演變之間具異曲同工之處,對於精明的投資者,存在具吸引力的機會。

  焦點分析 :

  • 汽車行業正經歷著邁向電動汽車的革命性轉變,並在電動汽車技術和成本結構方面取得一定的進展。
  • 與智能手機一樣,押注屢獲殊榮的電動汽車品牌並非易事,但在投資主要電動汽車供應商方面存在著具有吸引力的機會,這些投資機會與哪個電動汽車品牌做得出色關係不大。

「歷史雖然不會重覆,可是常有相似地方。」馬克·吐溫

在一個新時代到來之際,現有廠商害怕面對轉捩點,一個新進廠商的股價如火箭般飆升,其市值超過了許多現有廠商的總和。不,現在說的不是特斯拉(Tesla)和電動汽車,而是Palm和智能手機。

2000年,在互聯網泡沫的最後幾天,Palm首次公開招股後的早段交易將其估值推高至530億美元,超過了蘋果公司加亞馬遜當時的總和。十年後,當智能手機最終起飛時,Palm Pilots已經成為遙不可及的記憶,成為一間藉藉無聞的加拿大公司;當時Blackberry主導著智能手機市場。然而,在幾年內,一間來自台灣的鮮為人知的公司HTC取而代之,於2011年成為美國最主要的智能手機製造商,大大超越蘋果公司和三星。又過十年,蘋果公司、三星和中國企業主導了智能手機市場,Palm、Blackberry和HTC只成為歷史的註腳。

智能手機和電動汽車之間有何相似之處?

Palm、Blackberry和HTC沒有功能手機業務,因此缺乏可使其他公司不願迎合智能手機趨勢的既有實力。他們用一張白紙進行設計,創造出的產品遠遠優於傳統功能手機製造商創造的任何產品,通常針對特定用途進行優化,如工作電郵。他們還利用新生的、快速發展的技術所帶來的挑戰,將最新的硬件和軟件功能結合起來。過去,要讓最新發佈的軟件在高通等公司的最新微處理器上實際運行,堪比一場競賽。

然而,參考設計的出現,即高通或聯發科技對其處理器進行優化,並完成使之配合Google的Android系統工作的重擔,極大程度地降低了准入門檻,並產生出更快的發展進程。HTC的特許業務優勢消失了,而Blackberry和諾基亞作為垂直整合的市場參與者,則在創新方面難以跟上步伐。只有蘋果公司能夠獨立地保持領先地位。智能手機世界由蘋果公司的iOS和Google的Android這兩個作業系統主導。在Android陣營中,只有三星的規模和垂直整合的組件使其得以順利發展,其餘的市場則被低成本的中國企業搶佔。最近宣佈退出手機市場的LG最新印證了這可悲現實。

汽車行業正處於向電動汽車(EV)的類似革命性過渡之中。事實證明,鑑於其內燃機引擎(ICE)的業務模式,傳統的現有廠商非常不願意接受這一趨勢,使新進廠商得以在他們面前搶佔先機,特別是Tesla。遲來的是,他們現在正在作出反應,他們就像功能手機製造商一樣,並不是從一張白紙開始往往因為試圖將內燃機設計和供應鏈重新應用於電動汽車而要作出折衷。

"Tesla 的 Model 3 給整個汽車行業敲響警鐘,當時該行業仍在為廢氣排放醜聞所困擾。汽車製造商在電動汽車技術和成本結構方面嚴重滯後。現在,我們看到汽車製造商帶著大膽的未來目標,全心投入到電動汽車領域。"

一個新進廠商會在電動汽車大戰中獲勝嗎?

就像早期的智能手機一樣,新生的電動汽車行業有許多技術挑戰需要克服,而且沒有大型現有廠商希望解決這些問題。Tesla最初為獲得電池供應商而苦苦掙扎,不得不使用現成的筆記本電腦電池。與傳統的內燃機引擎供應鏈相比,電池、電氣傳動系統和充電系統都是新領域。Tesla作為一個垂直整合的新進廠商,利用這一優勢,在一張白紙上設計出他們認為是市場上最好的電動汽車。Tesla沒有向傳統的內燃機引擎妥協,採用全新的架構,在自己的超級工廠生產最好的電池,可升級的軟件,新的自動導航功能,自己的充電基礎設施,並直接出售給消費者,Tesla成為一個顛覆性新進廠商的定義。

隨著電動汽車的發展,對汽車製造商的影響

然而,隨著電動汽車行業的發展和成熟,這些最初的優勢有多少將是可持續的,對行業有何長期影響?LG化學、寧德時代和三星SDI等商用電池製造商生產的汽車電池正在迅速縮小與Tesla的差距,而大眾和福特已經宣佈了垂直整合電池的雄心勃勃的計劃。自然,隨著電池密度的提高和電動汽車續航里程的延長,消費者的「續航焦慮」將逐漸減退。這亦將否定對專有充電網絡的需要,而該網絡亦將變得越來越標準化。現有的汽車製造商終於認識到,是需要更好的電動汽車設計,從而使奧迪、保時捷、寶馬和現代等汽車製造商生產高質量的新電動汽車車型。多家廠商亦利用現有的製造規模和專業知識,成本亦在迅速下降。因此,Tesla在美國及歐洲的市場份額逐步下降。

在今天的內燃機引擎汽車市場,沒有一個汽車製造商的市場份額超過15%,這仍然是一個高度分散的市場(圖1)。今天,Tesla在新生的電動汽車市場上以22.6%的份額處於領先地位(圖2)。但是,隨著現有的汽車製造商推出大量的電動汽車車型,以及蔚來汽車和小鵬汽車等中國的眾多新電動汽車品牌,以及Rivan和Frisker等全球各地的初創企業,這種情況是否可持續下去實在值得商榷。同時,傳聞中的蘋果公司開拓電動汽車市場只會使情況更加複雜。

圖1:2020年的全球汽車市場份額 

Tech chart 1

資料來源:駿利亨德森投資、IHS Markit、Bernstein Analysis,截至2021年4月26日。輕型車輛(載客)的市場份額。註:僅供說明用途,不代表任何實際投資。對個別證券的提述不應構成或作為發行、出售、認購或購買的任何要約或招攬之一部份,亦不應假設能夠獲利。

圖2:一個分散的市場:2020年全球電動汽車市場份額

Global EV market share in 2020 Chinese

資料來源:駿利亨德森投資、SNE、Bernstein Analysis,截至2021年4月26日。

投資可持續交通的主要考慮因素

在智能手機的早期,能夠預測Palm、Blackberry和HTC的興衰,並意識到最終將是個人電腦製造商(蘋果公司)和搜尋引擎公司(Google)成為主導平台的投資者是非常有遠見的。在功能手機領域生存的將是三星,而不是諾基亞,而當時像小米、Vivo和Oppo這樣的公司還沒有成立。在評估電動汽車的轉捩點時,也有類似的挑戰,在推斷早期趨勢時亦有類似的危險。

也許從智能手機時代得到的最重要類似經驗,是減少對硬件的關注。就像智能手機已經變得相當商品化一樣,電動汽車也將可能會如此發展。汽車將成為提供互聯網服務的另一個客戶群。因此,控制作業系統和這些電動汽車客戶群的閘道將是關鍵,情形就像微軟在個人電腦時代,蘋果公司和Google在智能手機時代一樣。這將是像Android那樣的開源系統,還是像蘋果公司那樣的封閉系統?如果是後者,Tesla或新進廠商將會佔主導地位嗎?汽車行業的現有廠商能否會成功將他們的公司轉變成以軟件為中心?

與智能手機一樣,押注屢獲殊榮的電動汽車品牌並非易事,而且在這過程中會有艱鉅的競爭。然而,市場存在投資主要電動汽車供應商的一些機會,該等供應商與哪些電動汽車品牌做得出色關係不大,而且供應商有限,准入門檻高,利潤率具吸引力。

圖3:電動汽車主導地位之爭

Top 10 EV market cap 2020 Chinese

資料來源:駿利亨德森投資、彭博、Bernstein Analysis,截至2021年4月26日。

能夠提供電氣化參考設計的供應商將縮短產品的推出時間,並使新進廠商能夠像他們的智能手機製造商前輩一樣。電力半導體對於電動汽車的電源管理和充電至關重要,並且正在過渡至碳化矽(SiC)等更先進、更高效、更環保的技術。更先進的智能電池管理系統正在推動提高電池效率。因此,我們看到續航能力、無線充電以及透過能源儲存的第二次生命來延長電池的壽命等方面都有所改善。伴隨著過渡至先進駕駛輔助系統(ADAS)和無人駕駛,這需要在雷達、激光雷達及電腦視覺等一系列技術的傳感器能力出現重大轉變,最終需要更多的中央處理能力和一個新的以太網聯網架構。

對於知道從歷史中尋找知識及學習經驗的人而言,通往可持續性更高的未來道路可讓他們物色到吸引的投資機會。

詞彙表:

垂直整合:一間公司控制產品生產或分銷的一個或多個階段的擴張策略。

超級工廠:Tesla超級工廠的目的是提供足夠的電池,以為Tesla預測的電動汽車需求提供支援。該工廠還生產 Model 3 電動馬達和電池組以及儲能產品。

參考設計:指一個系統的技術藍圖,第三方可以根據需要加強或修改該設計。電氣化汽車的設計由消費者的需要所推動,融合美學及風格、性能及駕駛性、以及舒適性和連接性。

先進駕駛輔助系統(ADAS):使用先進技術輔助司機的車輛電子系統。ADAS使用雷達和鏡頭等車上感應器來瞭解周遭環境,然後向司機提供資訊或根據其認知而進行自動操作。

商品化:指當商品或服務變得與競爭對手相對難以區別,並且只透過價格標籤來加以區分之時。

激光雷達:光探測和測距是一種遙感技術,它利用激光的脈衝來收集測量結果,以創建物體和環境的三維模型和地圖。

碳化矽:碳化矽半導體技術使工程師能夠以具成本效益的方式實現電動汽車的高電壓及高功率需求。

掌握顛覆世界的機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