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度理性(間中稍不理性)的科技股市場

焦點分析

  • 不少投資者指出,近期市況波動預示板塊輪換或者轉投價值股,但我們相信,一些前景最佳的增長機會仍然是以科技及互聯網為主的通訊股。
  • 當前是第四次工業革命的關鍵時刻,隨著人工智能、雲端運算及網絡連接普及,整體經濟效率有所提高,將有更大比例的經濟利潤流入「數碼租金」。
  • 波動性是股票市場的必然特點,但我們銳意發掘能夠創造穩定現金流及具備抗逆力的企業,以及能夠把握第四次工業革命主題的股份。

科技股一直備受矚目,首先是過去數年大部分時間,科技股的升幅均領先大市,然後在9月初突然遭遇拋售。科技股的價格及估值彷彿無止境上漲,許多人甚至預測「板塊輪換」或「捨增長取價值」的現象都不會再出現。

明確地說,這種情況固然大可能發生,我們亦重視這個可能性。我們並非無視短期市場走勢的威力,特別是考慮到可能被視為短期極端的狀況, 但我們相信,當前是第四次工業革命的關鍵時刻,經濟利潤由不少傳統產業流入「數碼租金」。重要的是,儘管不少科技股累積可觀升幅,但一些市場領先的科技公司和專注於互聯網的通訊公司被認為在所有股票領域提供了一些最合理的基本面和長期機會,從而帶來了較強勁的財務表現。 我們仍然相信,這股趨勢可能會持續多年。

紮根於基本因素

我們認為,科技股的堅固基本因素已經存在多年,但直到最近投資者才真正開始領悟這個機遇的巨大潛力。增長股是存續期最長的資產(其收入流延續一段長時間),這一點尤其適用於發揮人工智能(AI)、雲端運算和物聯網(IoT)等主題的科技股。這些互補力量是醞釀多年的數碼環球經濟的基礎。

科技行業的增長勢頭在2019年經濟放緩期間以至今年有所增強,因為不少科技產品幫助企業和家庭克服疫情造成的影響。由於業務模式抗逆能力,資產負債表良好,大型科技及互聯網公司亦能夠抵禦年初的沽壓。

我們分析當前估值時有必要考慮上述背景。增長股的本質是憧憬前景驕人的公司的盈利最終反映在目前的股價上。市場仍然追捧增長驕人的個股,所以這個現象隨著當前全球經濟的陰影而有所放大。

今年大部分時間,科技股及互聯網股份的價格上漲,所以在增長股領域佔有較大份額。雖然增長指數側重科技股略為令人側目,但巨型股對指數盈利及現金流增長的貢獻甚至已經超過在各項基準所佔比例的升幅。

增長型科技股不斷發展

無論是大型增長股以及整體大型股指數,增長較快的科技股所佔的較大份額均顯著上升,而超卓的銷售額及盈利增長更進一步鞏固其優勢。

資料來源:彭博,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年度數據。羅素1000指數佔美股市場所有上市股份總市值的90%以上。羅素1000增長指數衡量其指數的增長股部分,其中包括市賬率較高及預測盈利增長率較高的公司。羅素1000科技增長指數由增長領域的科技股組成。複合年增長率(CAGR)是投資由期初結餘升至期終結餘需要達到的回報率,並假設在投資期內的每年年底將獲利再投資。過往表現並非未來表現的指標。

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威力

今年的科技股升勢凌厲勁,與20年前的科網泡沫形成強烈的對比,不過當中有重大差異:與當年不同,如今科技公司似乎為客戶帶來重要的效率,亦為消費者創造更大的價值。

其中不少效益來自我們認為是第四次工業革命基礎的技術。正如蒸汽及半導體在昔日創新浪潮的角色,數據是當前階段的催化劑。透過支援物聯網的裝置來收集的資訊,或者是互聯網上的用戶資訊,大多通過人工智能演算法在雲端處理,用作達致更明智的商業決策。儘管這些元素已經出現一段時間,但在今年經濟放緩期間迫切派上用場,原因是企業爭相接觸客戶,並確保後勤部門運作發揮最佳成效。就此而言,企業數碼化的步伐有所加快,某些情況甚至提前數年來臨。

科技股亦錄得升幅,因為投資者意識到不少產品的整體潛在市場有所擴大。曾幾何時不願意接觸數碼經濟的消費階層別無選擇,在長期封鎖期間必須多加參與,這在電商活動、遙距學習和工作以及網上娛樂崛起中尤其明顯。

數據等同第四次工業革命的貨幣,所以這類活動變得普及,很可能增強大型互聯網平台的競爭優勢,而這些平台已經投放大量資源開發必要的技術,務求從愈來愈大的使用量收集資訊,整合為可付諸行動的商業情報。雖然今年被視為加速的一年,但我們認為目前仍是數碼化變遷的起步階段。我們預期未來數年5G基礎設施的部署將有助維持這股勢頭。

無壓力下犯錯

不少投資者太遲察覺推動這些長期主題的大型科技平台的機遇,亦犯下常見的錯誤,將行業不同公司視為性質相同,但事實並非如此。在近期科技股上漲的較後階段,證據顯示投資者無差別買入股份,沒有區分受惠於長期動力的企業以及一度獲利甚豐但終端市場注定萎縮的傳統科技公司。 一刀切的投資策略只會令問題惡化。

科技對全球經濟轉型發揮主導作用,但適當的盡職審查仍是投資流程中必不可少的一環。我們認為應避開個別科技板塊,可能是面臨不利轉型阻力的傳統企業,亦可能是投機性質較強而未有明顯盈利能力的公司。相反,投資者應集中發掘優秀的管理層,了解單位經濟效益(unit economics),並著眼未來增長,探索與公司核心產品互補的週邊業務。

選擇權(optionality)的地方

基於科技與創新的多變特性,如今不少小型公司能夠為行業的未來增長帶來重大貢獻,然而其潛在可能性更多,投資風險亦較很高。這類公司在科技組合中不妨佔有一席之地,但必須適當控制比重。我們將能夠達到盈利高增長的公司撥入選擇權較大的類別 。

我們不僅應該將風險分散在選擇權較大的股票中,而且,我們認為,正如9月份的市場波動所見,對於投資者而言,謹慎地平衡“可選擇”股票,將其分配給具有彈性業務模式的知名公司,是明智的選擇。如今,科技股投資者發現自己處於獨特的位置,這歸功於數據收集和分析的力量,使得許多具有韌性的巨型股票呈現較大的選擇權,有助識別和提供新的新的數碼解決方案。

 

詞彙表:

市賬率:這是公司市值(股價)除以其權益的賬面值(資產負債表公司資產的價值),然後計算所得的財務比率。市賬率低於1,代表公司可能估值偏低,或者是業務走向沒落。市賬率愈高,反映市場願意支付的溢價愈高。

有關更多股票透視

前一篇的文章

無懼大選前夕的波動

研究總監Matt Peron表示,雖然今年美國總統大選或會掀起股市波動,但這類回調通常是基於恐懼而非長期基本因素。

後一篇的文章

環球房地產——異常形勢即將告一段落?

環球地產投資組合經理Guy Barnard、Tim Gibson和Greg Kuhl檢視投資者對疫情後房地產市場的格局可能存在的誤解,並剖析為何團隊相信這個資產類別仍然值具吸引力且不容忽視。

任何對個別公司的參考,僅供說明用途,並不構成買入或賣出投資建議,法律或稅務事項的忠告。

重要資料

請參閱以下與文章相關之基金的重要資料

主要投資風險︰
•本基金可投資以下一種或多種工具:
–股本證券;
–期貨、期權和掉期,以及其他金融衍生工具(「金融衍生工具」)作投資用途,惟最多以其資產淨值的10%為限。鑑於金融衍生工具含槓桿效應,該等投資可能導致重大虧損(可多達有關基金的資產淨值100%);
–低於投資評級的債務證券;
–按揭及資產抵押證券及╱或指數╱結構型證券。此等金融工具可為低於投資評級。
•投資於本基金可能涉及股票市場、重大的信貸╱交易對手、市場、流動性、貨幣、槓桿、指數、利率、掉期、估值及降級風險。如發行人違約,或該等證券或彼等的相關資產不能變現或表現差,投資者可能損失全部投資。
•本基金涉及投資發展中市場部份,因其波幅與風險程度可能較高,且其政治與經濟情勢穩定度可能低於已開發國家,也可能使資產價值受不同程度之影響。
•本基金集中投資於相關行業,因此所投資的項目或較其他投資於多個不同行業的基金集中,有可能較持有多元化資產的基金承受較高的行業風險。
•投資決定乃屬於閣下所有。如閣下對本文件的內容有任何疑問,應尋求獨立專業財務意見。
•投資者不應只根據此文件而作出投資決定,並應細閱有關基金招股說明書,了解風險因素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