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此次問答環節,中國股票投資組合經理May Ling Wee解答中國投資者的首要疑慮,包括貿易摩擦的影響、環境、社會及管治(ESG)因素以及人口結構問題,亦會對投資機遇以及受青睞的板塊進行剖析。

問:對於中美貿易摩擦,您有甚麼最新見解?迄今為止對中國經濟造成了甚麼影響?

答:中美關係無疑是瞬息萬變,最終走向確實難以預料。以目前情況來看,估計兩國短期內難以達成任何貿易協議,畢竟中美貿易戰並非僅限於貿易之爭,亦是科技、經濟實力和地緣政治影響力的角力。因此,我們估計這場「戰爭」勢必曠日持久,難以輕言解決。

對中國而言,首當其衝且受到最直接衝擊的莫過於國內企業的營商信心,繼而影響其投資意欲。中國貿易數據已經受挫,貿易總額有所下跌,反觀其他供應替代國的貿易數據(如越南和台灣對美國的出口額),則表現較佳。

中國製造業亦受到連累,年初至今,電子設備和輕工業製造業的投資幾乎停滯,這與過去數年錄得個位數至11%-13%的穩定升幅形成強烈對比。中國是環球電子產品供應鏈的重要一環,而該領域無論是國內外的私人投資,均實現了穩定增長。但早在貿易戰拉開帷幕前,鑑於中國低成本、低技術勞工的優勢不再,難以媲美越南、柬埔寨和印尼等國,企業已著手將廉價商品的生產線轉移至鄰近的亞洲國家;由於各大企業都會考慮分散生產基地的效益,此轉移過程將會持續,甚至加快。

貿易戰的關鍵在於爭奪科技霸權,從而透過提升生產力建立起經濟以至地緣政治的優勢。關稅及非關稅措施只會更加堅定了中國實現自給自足及科技自主的決心,而美國在貿易層面以外尚有不少籌碼,畢竟中國的一大弱點是依賴外國科技,尤其是半導體技術。

半導體是目前多個行業廣泛使用的關鍵零件,缺少單一零件便足以導致終端產品出現系統失靈。 中國將更加堅定扶持和發展國內公司,確保在技術供應鏈具備競爭力和自給自足的能力,所以,我們預計中國的科技和工業公司將加大研發投入和支援,確保實現自給自足。

當年中國獲准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前提是中國容許更多外資公司進入其市場,但中國一直要求外資公司與境內合作夥伴組建合營企業,藉此保護國內產業(例如汽車和人壽保險行業)。中國不欲被視為孤立主義者,亦希望繼續成為環球商品和服務貿易的重要一員。

正因如此,近年中國加快放寬汽車和金融行業有關外資擁有權的限制,相信有助中國的外資保險公司、券商和資產管理公司全資擁有其業務,同時擴大營運版圖,引進金融業最佳實務、國外專業知識、更多產品種類和形成更健全的競爭環境。

問:中國在過去數十年高速增長,對社會和環境造成一定負面影響,同時亦要解決不平等現象加劇和人口老化等問題。您的投資組合如何將ESG因素納入考慮?

答:中國的投資格局相當複雜。從環境角度來說,經過多年來投資於重工業及採掘行業、紡織業和電子製造業,中國在可再生能源領域投放了大量資源。如今中國經濟變得富裕,民眾亦開始追求更佳的生活環境。為確保可持續增長,中國的政策是透過補貼鼓勵可再生能源的投資,但需對重工業實施更為嚴格的環境標準,等於變相逼走許多規模有限或資源不足無法投資環境設施的小型公司。

我們已經發掘到捕捉這類機遇的途徑。在天然氣配送行業,中國政府推出的一項為期三年的空氣防污計劃「藍天保衛戰」行動計劃和華北地區「煤改氣」的方針,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將繼續帶動天然氣需求上升;不過,僅僅投資於政府選定的重點工作遠遠不夠。在許多情況下,對行業的補貼和支援往往需要投入大量私人和公共資金,在風電、太陽能和電動汽車行業尤為如此,最終導致產能過剩,行業缺乏議價能力。

Credit: Getty Images

中國經濟體系龐大,人口高達14億,而且土地面積廣闊,每個省份本身儼然是一個獨立市場,不平等現象亦在所難免。中國的堅尼系數*高企,各個省份和地區的消費力差距較大。

說到投資於中國,我們不時發現,擁有全國性品牌、業務和規模的公司往往能夠擴大產品系列,有時可以藉助不同品牌,以多種價格迎合不同客戶群的負擔能力。舉例來說,成功的家電製造商可以推出多個品牌,配合客戶負擔能力的差異。

現時,中國逾半國民創造的人均GDP低於全國平均的10,000美元;然而,隨著城市化進程持續,預計未來十年城市人口將增加1.5億,而伴隨收入水平提高,消費產品將不乏提升空間。當各個消費階層更願意購買價值更高、品質更佳的產品時,全國性的品牌便能夠向上提升其產品種類。

毋庸置疑,中國人口結構的動力減弱,將成為日益嚴峻的考驗—就業人口(15至64歲)的增長停滯不前,而65歲以上人口則繼續增加。儘管如此,中國每年仍有大量新勞動力湧入勞工市場。以製造業為例,我們的重點投資對象是繼續投入研發,從而加強自動化程度及簡化生產流程、提高生產力、減少生產線所需人手的公司。

不過,我們相信即使人口老化,其整體財富仍能夠為人壽保險、財富管理和旅遊等服務行業創造機遇。以GDP衡量,中國的保險滲透率較低,保障落差較大;對於逐漸老化的勞動人口及中國不少企業家來說,他們正籌劃財富傳承和退休大計,自然愈來愈渴求財富保障和資產增值。

問:從估值角度而言,現時中資股是否具吸引力?您認為哪些板塊是目前最佳的投資良機?

答:自環球金融危機以來,中國境內在岸市場(滬深300指數)和港股市場(恒生指數)的市盈率一直低於平均值,而離岸中國股票(MSCI中國指數)的市盈率則與平均值相若1

我們繼續看好中國的消費者市場,而且不限於必需消費品和非必需消費品,亦涵蓋更廣泛的消費領域,例如人壽保險、健康護理、汽車和互聯網領域。貿易戰和進一步上調關稅無疑將削弱消費和營商氣氛,但相比企業和商業需求,消費者的需求相對更加穩定,波動性亦較低。箇中原因在於消費品的價格下跌且更加實惠,同時消費品公司有能力升級和調整其產品種類。

無論是網上旅遊代理、電子商貿還是課外輔導等領域,領先公司的滲透率、普及率乃至市場佔有率均節節上升,未有受到宏觀經濟環境疲弱的影響。鑑於澳門博彩業現金流可觀,而中場博彩(個別業內公司的主要利潤來源)亦頗為穩健,特別是考慮到澳門的基建設施日趨完善,吸引更多內地旅客,我們亦看好澳門博彩業。

*堅尼系數:表示貧富差距的常用指標,其將一國的整體收入分佈簡化為0至1的單個數字,數值愈高,貧富差距的情況愈嚴重。

1. 資料來源:Bloomberg截至2019年8月19日。基於MSCI中國,恆生指數,滬深300指數和恆生中國企業指數的10年期與1年期預估市盈率。 過往表現並非未來表現的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