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組合經理Jeremiah Buckley剖析美國大型股的當前形勢。

焦點分析

  • 隨著投資者評估通脹、央行政策改變和地緣政治緊張局勢爆發的影響,股市今年開局便起伏不定。
  • 這些宏觀經濟動力正持續演變,我們的兩大焦點分別是全球供應鏈狀況和長線增長趨勢能否維持。
  • 從美國大型股觀察,有關基本因素的數據繼續預示企業增長向好,而波幅加劇也許是這個資產類別的機遇,投資者不妨主動留意個別市場領域和企業。

經過2020及2021兩年大漲後,標普500®指數最近下挫逾10%,在今年1月3日突破歷史高位後,便大幅調整。標普500®資訊科技指數代表過去兩年作為主要升市動力的科技板塊(圖1),其跌幅甚至更大,自2021年12月27日見頂以來累計下跌超過15%。

圖1:2020年1月1日至2022年2月22日的指數表現

 

 

資料來源:彭博,截至2022年2月23日。過往表現並非未來業績之保證。

今年初的波動市況可以歸咎於持續通脹、央行政策轉變,以及地緣政治緊張局勢爆發,其中最近期是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雖然我們無法左右宏觀事態,但在駕馭波濤洶湧的投資環境時,我們一向集中留意兩大議題:首先是疫情以來一直造成困擾的供應鏈問題,是否漸見起色;其次是過去兩年多帶動市場及經濟增長的長遠趨勢,是否有望持續。

修復供應鏈

勞工供應一直備受關注,原因是疫情導致勞動力參與率大幅下降,從而引發勞工短缺,觸發供應鏈各個環節出現問題,其中航運與貨物運輸方面尤其嚴重。隨著企業開始表示人手不足情況緩和,形勢似乎逐步好轉,而新冠疫情持續改善並減少勞工供應所受影響的程度,預料同時是刺激股價和經濟增長的利好因素。

原料及必要生產組件的供應減少,亦導致供應鏈的問題變得棘手,但企業認為原料供應情況緩和,至於組件短缺的問題,不少公司預計下半年將有起色。最近的消費物價指數(CPI)數據印證通脹上升,而勞工和物料短缺問題取得理想進展,可望顯著減慢通脹。反過來說,一旦通脹持續,央行或不得不通過大幅加息來嚴加控制需求,故此上述因素值得密切注視。雖然我們希望出現更大進展,但暫時而言,造成全球供應鏈問題的某些因素最低限度已經開始略有改善。

數據有利數碼化轉型主題持續

商界目前設法加強生產流程和供應鏈的靈活性,以應對供應鏈當前陷入的難關,對此我們認為企業將會加快投資步伐。具體而言, 正如我們過往指出,我們認為自動化和科技開支將會增加,一方面有助紓緩勞工短缺和工資壓力,另一方面也可加快各個行業的付運和生產速度,例如是工業。同樣道理,不少科技企業受惠於各行各業普遍進一步投入數碼經濟的潮流,故此上一季度的增長數據相當亮麗,雲端服務、軟件和半導體等產業尤其出色。

盈利走勢未受動搖

美國大型股相關企業在2021年的盈利普遍勝過預期,但亦有為數不多的公司陷入困境、發出盈警或業績未達預期,原因主要是石化物料的投入成本上升所致,但這類公司在市場上相對屬於少數。2022年的盈利指引亦普遍符合或超出預期。股息和股份回購的增加,亦給予我們較大信心,除少數行業外,企業資本支出水平依然強勁,特別是有關上述的自動化和科技項目。最近大市回調,如今我們核心持股範圍的相對估值接近疫情爆發前的水平,所以即使市況波動,我們對股市的展望仍然大致樂觀。

加息對板塊部署的影響

利率環境和央行政策改變無疑會影響投資者的板塊部署。在加息環境下,儘管投資者可能傾向把資金投放到金融股等受惠於利率向上的市場板塊,但我們認為要審慎行事。利率趨升雖有機會增加淨利息收入,但投資者亦要考慮到,加息可能導致消費者的財政狀況改變,並影響貸款增長和信貸虧損等變數。至於債務融資負擔較大的房地產和公用事業等「類債券股」板塊,加息將導致借貸成本上漲,屆時吸引力可能相對遜於收益較高的債券。最後,未有盈利或只有負現金流的高增長股,在隨著利率(乃至貼現率)上升時,其估值或會大幅削減。

另一方面,在我們密切注視利率對消費開支的影響之時,預計工資有望取得穩健增長以及消費者能維持良好的資產負債水平,故此我們相信,非必需消費板塊將不乏投資良機。正如以往指出,無論利率走勢如何,隨著各界持續投放資金用於經濟的數碼轉型,不少科技主導公司有機會取得驕人的長期增長。

基於多項因素,我們關注的美國大型股依然值得樂觀期待。有關基本因素的數據普遍繼續預示企業增長,而波幅加劇也許是這個資產類別的機遇,投資者不妨主動留意個別市場領域和企業。

 

 

詞彙表

波動率是使用投資收益的離散度來衡量風險。
標準普爾500® 指數反映美國大型股的表現,代表美國股市的廣泛表現。
標準普爾500® 資訊科技指數包含標準普爾 500®指數中被歸類為 GICS (全球行業分類標準)資訊科技行業的公司。
消費者價格指數 (CPI) 是一個不受管理的指數,代表美國勞工統計部確定的美國消費者價格的通貨膨脹率。